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危楼之下:第26章 传说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危楼之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秦观观不愧是将军府上出来的,连墙上的菜牌都不用看,张口便要了十来个菜,罗自云只知道有几道是狄梧和启明的特色,其他几道却不知道出自哪个国家。

    店内人虽然很多,可上菜却不慢,一道道的菜陆续上来了,罗自云惊讶的发现有一道菜竟然是一只章鱼,那章鱼已经做熟了切成了片,上面淋着酱汁。一整只的大盘子被摆在了桌子中央,看那模样,这章鱼生前个头应该不小。

    罗自云从没吃过章鱼,前世吃烧烤的时候连鱿鱼都很少吃,总觉得那类东西身上全是触手,看着就恐怖。秦观观却欢快的夹起章鱼肉,不断往嘴里塞着,看她那吃相,罗自云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带她去吃路边摊,这姑娘根本不会在乎风度什么的啊!

    见他一直不碰那章鱼肉,秦观观好奇的问了起来:罗大哥,你不喜欢吃这道菜吗?

    倒也不是,它现在虽然被摆在盘子里,可是我一看见它就想起它活着的模样,想起它身下那些触手,总觉得有点恐怖。罗自云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秦观观听了却挺惊讶:那你可真是没口福了,他们家的章鱼做的很棒的,再搭配上这些浓浓的酱汁,吃到嘴里又滑又香,真的是人间绝品!

    而且我听说啊,章鱼是智慧特别高的生物,经常吃的话,人也会变得聪明呢。

    任凭秦观观如何对这道菜赞不绝口,罗自云还是委婉的拒绝了,他实在是无福消受这种东西,就连桌子上那碗蛇羹他都没有动过,实在是接受不能。

    看着那碗蛇羹,他突然想起秦观观之前说的神话,就又拾起了这个话题:观观,那会你说的那个造人的传说是怎么回事?我挺感兴趣的,方便讲给我听吗?

    秦观观本来正在埋头苦吃,听他这么说便放下了筷子: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就是个传说罢了。不过,好多细节我都忘得差不多了,要是讲的不连贯你可不许笑话我!

    罗自云连忙说着不敢,心思却都放在她将要讲述的传说上面。要说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为什么会有同样的上古传说呢?他好奇极了。

    最主要的是,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了,他从没听说过其他的神话传说,或许是五行符文的力量太过于神奇,让他从没意识到这种古怪。

    罗自云赶忙拦住她:等一下,你说的伏羲和女娲是怎么回事?

    你没听说过?嗯,也对,好像我也没听说有别人知道这件事。这个传说是我从一本古籍上看来的,我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看书,一整天都待在义父的书房里,无意间就看见了这本书。秦观观解释道。

    对啊,我是将军的养女啊,上次在树林里,你看见的那四个也一样,将军是我们的义父。

    这倒是有点意思了,林将军收了这么多养子养女,看起来都有着特别的能力,他打算做什么?罗自云感到有些奇怪,不过更让他奇怪的是秦观观说的神话。

    这个世界为什么也会有伏羲和女娲的故事?而且看起来并不是广为流传的那种神话传说,而是只被记录在一些典籍里面,起码上次小七给自己讲课的时候,从没提起过这个神话。

    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有着同一个神话,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什么隐秘?罗自云的脑袋乱掉了,回过神才发现秦观观带着他走进了一条小巷,转过几个弯又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下。

    魏叔就住在这,最近风声很紧,所以只能到他家里来找他了。秦观观道。

    罗自云已经听过沈旗的分析,知道正应该如此。秦观观上前敲了敲门,不一会,一个中年汉子过来把门打开了。

    观观?你怎么会到这来?上次的传信不是说了吗,最近尽量不要联系我。那汉子十分谨慎的看着他俩,尤其是对罗自云,好像他只要有点特别的举动,这汉子就会扑上去杀了他。

    秦观观赶忙解释:魏叔叔,我带着三皇女殿下昨天就到王城了,在马行被一群人围杀,正好被这个罗自云和他的朋友救了。今天过来找您,实在是有不得不求您的事情。您看,我们进去再说?

    姓魏的汉子闻言还是半信半疑,但也把他俩让了进去,他带着秦观观进了堂屋,却让罗自云先留在外面。罗自云见他这番做派,心里不喜,可毕竟有求于人,也只能按照人家的意思办。

    到了屋内,秦观观轻车熟路的沏了茶,又给那汉子倒上一碗。汉子碰也没碰那茶碗,只是掏出个长烟袋,拿着个火镰在烟锅里引着了火,抽了一口才开始说话:

    观观小姐,你知不知道我这条线有多重要?这么贸然的带人过来,万一他是狄梧奸细,将军这么多年的经营就都毁了!

    秦观观在一旁劝道:魏叔叔,我可以用性命担保,这个人绝对没问题,而且他身后的势力义父也都了解。我想求您办的事也和他有关,他和他那个朋友要到果罗查去,我猜是要刺杀多泰。

    汉子闻言就炸了锅:胡闹!多泰是谁都能杀的了的?观观小姐,别说我不讲情理啊,你让将军给我个信儿,只要将军首肯了,我绝不会再说半个不字。现在嘛,您还是带着那小子走吧,我一会就招呼人搬家,没有将军的授意我是不会再把地址给您了。

    魏叔叔,您先别激动行不行?先听我把话说完。上次两国谈判的时候,义父就和他们打过交道了,双方此后一直都有来往。况且,这次他又救了我和殿下,帮他们这个忙也是应该的嘛!秦观观撒娇道。

    可魏姓汉子在一旁只顾嘬着烟锅,根本不搭茬。秦观观生气道:这样吧,既然您不愿意帮这个忙,那就把消息给我吧,大不了我和他们去一趟。一个多泰而已,我就不信还能翻出什么花来!

    胡闹!胡闹!汉子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良久,他终于做出了决定,观观小姐,这样吧,我还有条暗线,就交由你们去用,就当我没经营过这条线好了!三天之后,你让他们来找我。

    就知道魏叔叔会答应,那就这么定了啊!这几天您多费费心。对了,这件事千万要赶在殿下婚前啊,他们的探子多半是暴露了,婚后再动手的话,那就是羊入虎口了!秦观观提醒了一句,随后就雀跃着出了门。

    汉子在屋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这丫头藏着祸心呢,既然狄梧人已经知道这事了,看来那条暗线以后再不能用了。

    见秦观观出来,罗自云看着她那得意的表情,知道是已经成了,也很是高兴。秦观观一把抱住他的胳膊:罗大哥,观观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魏叔说服了,你怎么感谢我啊?

    罗自云感受着连绵不绝的柔软,几次想把手臂抽出来都没成功,秦观观生怕他跑了,将他抱的更紧了。屋内忽而传出两声咳嗽,秦观观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把罗自云放开了。

    两人都比较尴尬,最后还是罗自云先开了口:观观,我请你去吃好吃的吧?

    《危楼之下》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1173.html
上一章        危楼之下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