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天边的那朵云彩:第一百四十九章 没有不散的筵席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天边的那朵云彩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车子沿着环城大道行驶,时快时慢。快时,如疾风掠过千枝万条;慢时,如蜗牛爬行于尺地寸土。奇怪的是,凡经高楼大厦林立的繁华路段都疾驰而过,一旦出现农田村舍就慢如龟爬。石山大叔苦苦思索,就是想不明白闵英的心里究竟出了什么鬼?想不明白就不去想吧,他干脆闭起眼睛,任凭闵英开着车子朝着他不知所去的地方疾驰。

    喂,醒醒呀!你怎么能睡了呢?石山大叔刚要入睡,稀里糊涂地听闵英又叫了起来,你真是枉费了我这颗心了,空落得意悬。快些,快些!快些把眼睛睁开来,再多看我两眼吧!

    石山大叔极不情愿地半睁开朦胧的双眼,微怒道:你老是吵什么?尽说这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话。一时嗔、痴、傻话不断,一时又生死诀别似的。他一边嘴上这么说,一边在心里面想道:哼,我不能再把你当着领导人尊重了。否则,你还没完没了呢!

    谁知闵英听了却冷笑道:‘人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看来,我今天这痴心之作真的没有人能够理解了。好吧,留得圣山洁水在,不愁离人不相思。下车吧,亲爱的!

    车子戛然而止。石山大叔慌忙睁开他那半闭着的眼睛,见闵英已经站在被打开了的车门旁边,一脸玩世不恭。她那两只紧盯着他的眼睛像两汪深不见底的潭水,明澈、晶亮,温和的目光从里面流出来,像三月里的春风,又像燃烧着的野火。

    这是什么地方?石山大叔一边从车门里面往外钻,一边问。

    天外天菜馆。闵英笑道,你不是早就说饿了吗?这里面有你喜欢吃的。

    我喜欢吃的?石山大叔一愣,笑问,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闵英又是一笑说:无需我说,你进去就知道了。

    钻出车门,石山大叔四周一瞧,才知道此处是一个及其繁华的所在。脚下是一片小小的幽静清雅的贵宾停车场,不远处就是车水马龙的马路,人流如潮的大街。天外天菜馆近在眼前,清晰可见门牌上蓝天深邃,白云飞翔。

    又是‘天外天’。他大踏步地朝店门走过去。

    走进店门,他才发现这是一个乡村气氛很浓的小店,没有一点现代化大都市的气息,大大的店门里面也没有多大的营业空间。

    一进店门,右手就是小小的吧台。整个店堂就是眼前这么二三十平米的一间屋子,里面横竖有序地摆着几张牙黄色的八仙桌。每张桌子周围都是鼓形镂空雕花木凳,木凳的底色也都是牙黄的。

    所有桌子的桌面上都空荡荡的没有一件餐饮具,令人想起闲置已久的会议桌,只有正中间的那张桌子上卡着一个巨大的菜罩。菜罩是淡绿色的,毛玻璃似的给人以半透明的感觉。这种颜色和质地令石山大叔想起了好久未见的光磁餐饮设备。他定睛朝里面看了看,然而看不清里面卡着何物。

    这叫什么菜馆啊?这里能有什么填肚子的东西吃?石山大叔想,你闵英不是替我玩么?你怕我钱捐了,吃你白嘴么?

    再看店内,服务员、收银员、厨师、连同老板仅一人而已。也许只是一个服人员吧,高坐在又低又矮长不过三尺的吧台后面的高凳上。大概是为了卫生的缘故,她不但带着齐耳的帽子,而且还带着面具和手套,只有从身材和衣着上才能看出她是个年轻的女人。可奇怪的是,她见了来客,只是默默地从坐凳上面慢慢地站起来,微微地点了点头。

    大概这就算是打招呼吧,石山大叔暗忖,难道这里是一爿哑巴店?

    闵英却一直朝大堂中间的那张卡着菜罩子的桌子走过去。一直走到桌子旁边,她才站下来,转过身子热情地招呼道:石督学,请到这边坐!

    嗨,她倒反客为主了。那架势,简直就是这爿店的主人。

    那里不是有东西吗?也许有了客人呢!石山大叔望了望那个带着面具的唯一的酒店女人说。然而那个年轻女人依然不做声,但似乎轻轻地摇了下头。

    来吧,兴许这些就是为我们准备的呢!闵英此时快乐得像个孩子。

    无奈,石山大叔只好走过去。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室内飘溢着一股饭菜的鲜稥。其实,踏进门槛的那会子他就闻到了这股鲜香,只是被眼前的异象吸引了注意力,无暇及此罢了。现在,他不由得嗅了又嗅,真的好鲜好香啊!

    他感到这鲜、这香,飘忽不定,好像既熟悉又生疏。环视四周,咦,这里并没有厨灶啊?那么它是从哪儿发出来的呢?难道

    正疑惑间,那个带着面具的年轻女子离开吧台,款款走来。她在石山大叔的对面站定,抬起右手食指朝那个卡在桌面上的淡绿色的半透明菜罩子一指。

    石山大叔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个菜罩子倏然收起,就像一把折扇,静静地躺到桌子一角去了。随即,一股浓郁的鲜香扑向鼻孔,直入泥丸深处。同时,桌面上的蔬果佳肴立刻映入眼帘:碧如翡翠的玉葡萄,金黄金黄的肥杏子,翠生生的蒜泥香油小瓜菜,绿油油的糖拌‘汆芫荽’,红通通的醋溜大河虾,香喷喷甜丝丝的清蒸老南瓜,辣抽抽的青豆红椒煮白条,鲜香扑鼻的姜片葱花乌鱼汤,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还有令人嘴馋的山药红枣炖猪蹄,丝瓜木耳烧‘生鸡’。

    见到这些自己爱吃的蔬果佳肴,石山大叔立刻想起了闵英来时在路上说的那些嗔、痴、傻话。他猛地抬起头来,两眼放射出异样的光彩,盯着那个年轻女子的面具说:阿宝,你是来为师傅送行么?你是真心要送师傅回去了么?

    那女子听问,一把抓去面具道:师傅,纵然阿宝请您来时有错,可是阿宝对您说过假话吗?

    好,好!你今天就是不来,师傅也不知道那纸狗屁合同究竟应该在什么时候到期。石山大叔激动地说,你诚实,守信用,来了,师傅佩服您。既如此,请你现在就送师傅回去吧!也许,还能赶上和我的家人共进午餐呢!

    阿宝一愣,忙说:师傅,这些菜闵英抢着说:这些菜都是已经做出来了。阿宝妹妹亲自下厨为你做的。你就不想尝尝?

    阿宝做的这些菜,我早就品尝过了。尽管美味无限,但我此时品尝美味的**和急于回家的心情相比远远的不敌哦!阿宝,求你快些送师傅走吧!师傅一秒钟也呆不下去了。石山大叔既愉快又焦急。

    这闵英望了望阿宝,阿宝苦着脸,把头扭向一边。

    嘿嘿,嘿嘿

    突然,门外传来几声怪笑,紧接着一个老年女音高叫:不忙走!老生还有话说。

    随着一个瘦小的老年男士打扮的人飞落在面前,三个人立刻面面相觑。

    闵英驾着车飞快地驶出了九中的大门,但她没有驶往绿楼和石山大叔的住地方向,而是朝相反的方向驶去。

    《天边的那朵云彩》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121673.html
上一章        天边的那朵云彩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