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军门第一闪婚:894、他揍你了,还是欠你钱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军门第一闪婚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是个急性子,最后还是忍不住,跟他说了。可是他吧

    老人伸手捂住了眼睛,叹了口气说:他从小看着皮,不老实,天天打架,让家里人操心,实际上,又特别孝顺,听话,他怎么忍心让家里人担心?他家里几代人,出了好几位将军,都说将门无犬子,他又怎么能当一个当一个被人背后指指点点的怪人?

    别说他不愿意了,我都不乐意看见他变成那样啊!所以,说归说,路该怎么走,我们心里都有数。我后来知道他也喜欢我,那就足够了。我更庆幸的是,他也不是不能够接受女孩,他爱我,但这不影响他后来又爱上别的人,像个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我不耽误他,他也不耽误我当然了,我们也没耽误别人。

    他垂下眼,望着手中的陶瓷杯。热气已经渐渐地散尽了,茶叶沉在杯底,再喝下去,只觉得苦比甜多,但是习惯了苦,倒也不觉得苦了。

    后来我去看过他去他家里做客,他有妻有子,儿女双全。儿子长得像他,我一看,简直和他年轻时一个模子里头刻出来的一样,他儿子不知道为什么,也和我特别投缘,但我不敢跟他儿子说太多话,怕我说着说着掉眼泪不是难受得掉眼泪,是开心得掉眼泪,那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对着那时候的他一样,但我已经不是我了,我已经老了,离他愈来愈遥远了。他女儿,长得很漂亮,和他妻子一样漂亮,他妻子也是个好人我认识,那是我们以前高中时候的班花,一直喜欢他,他们是再相配没有了,他那样的人啊,就该找一个端庄贤惠的女子,教导出一双可爱聪慧的子女。那样,才是完美的人生啊

    他飞快地擦了一把眼角滑落的泪水,含着泪笑道:我没什么遗憾的,也没什么亏欠的我原先是不打算结婚的,毕竟自己除了他谁也不喜欢,所以是不打算祸害别人的。可后来,我妻子找上我,说喜欢我,要跟我结婚,我说我喜欢的是一个男人,我就算跟你结婚,也给不了你正常的夫妻生活,她不信,说一定要试试,不行也不怪我。后来家里催得紧,家里人也都喜欢她,那就结吧结了婚,就跟我和她说的一样,我接受不了她,可她不怪我,还是一样照顾我,对我好那我也对她好,别人怎么照顾妻子,怎么对妻子娘家人好,我也一样不落,但我心里仍然怀着愧疚,因为我不爱她啊

    她后来身体不好,五十多岁就去了。但她去世前,说她还是感激我,说我给了她一个好的婚姻,哪怕我不爱她,她也觉得幸福。不过,她始终遗憾一件事,就是没给我留下个孩子这事儿怎么能怪她呢?是我自己哎,我太执拗,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前几年,他查出来得了治不好的病,给我打电话,说想跟我一块儿出去散散心。哈两个老头子,出去散什么心?我听着觉得好笑,又觉得心酸。

    这一场散心,是他欠了我半辈子的礼物。我以为他忘了,但是他没忘,我们谁都没忘。我十六岁的时候,他有天和我讲,等哥有钱了,哥带你浪迹天涯!我说,多少钱算有钱?他那时候也想了半天憋出一句,起码得有钱去外国吧!我说好,那等你有钱了,咱们去威尼斯坐船,去澳大利亚看袋鼠没想到,这个承诺兑现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了

    他说到这里,声音微微颤抖,手也抖得不像话,可唇边还是流露出一丝微笑,毕竟,那场散心,是他这辈子最后的幸福时光。

    谢谢。唐笑礼貌地笑了笑说。

    白发大爷本来是一个人坐在这儿下棋的,结果看见唐笑和季晓茹来了,棋也不下了,只笑眯眯和两人说话。

    唐笑心想,他大约是寂寞久了吧,能来这所疗养院的人都不会缺钱花,很多人年轻时候都是干部,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有钱有背景不代表不会孤独。

    甚至很多时候,越是看起来风光无限的人,背地里越是孤独。

    以前啊是有人陪我下棋的,白发大爷手捧着陶瓷杯,炯炯有神的双眼遥望着远方,似乎远处的天空中正浮现着某人的脸庞,只不过那个人先我一步离开了,我这一天天的,也过得挺难受,就等着将来能早点见着他等见着他了,我非得问问他,为什么不等等我,为什么要走得那么早

    说着说着,那双眼睛中似乎蒙上了一层水光。

    唐笑和季晓茹都很默契地没有出声,她们明白,有时候,人需要的不是开解,而是倾听。

    当人能够痛痛快快地把自己心里所思所想一股脑倒出来的时候,有些郁结在心的情绪也能够得到释放,有些一直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没准也就在倾诉中找到了答案。

    可是,在这个人人都忙碌不堪的世界上,要找到一两个人坐下来倾听自己的心事,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情。

    况且,不是在合适的时机,即便遇上合适的人,那些话也未必说得出口。

    冬日的风柔柔缓缓地吹来,空气是安静的,舒适的,鼻端嗅着忍冬花的香气。

    他伸出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他很庆幸那两个小姑娘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

    一旦倾诉被打断,那么他很可能羞于启齿,将他的秘密一直带到坟墓里去。

    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也老了,而他也离去了。

    如果再不说,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原本他们打定主意将一切埋在心底,但是,他想,也许应该有人知道他们的故事。

    他将目光从远处收回来,凝望着手中的陶瓷杯

    这也是他留下来的。

    陶瓷杯已经很旧很旧了。

    这是他年轻的时候送给他的,而在他离开人世后,这只杯子又回到了他的手中。

    有时候,他用这只杯子喝茶,会从唇齿间感受到他的味道,虽然很淡很淡,但是那种清冽的味道,分明是属于他的。

    这两个小姑娘能够接受他们的感情吗?

    他们会像大部分人一样,觉得他们恶心吗?

    《军门第一闪婚》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122653.html
上一章        军门第一闪婚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