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一剑封天:第四章 树下佛,蛰龙动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一剑封天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青虚道宗和无相寺的动静虽然不大,但是要瞒过稳坐钓鱼台的赵谦之,却是不能,如果连这等动静都探查不出,那南镇抚司在市井山上的郎官就可以以死谢罪了,贪婪是修行人永远不能摒除的原罪。

    长生大道本就是贪婪,生老病死是天数,也是亘古不变的规律,所谓仙,就是大逆不道,大道不逆只能会是凡人。

    先天生灵,可比肩道祖圣人的存在,就算是阴神,也能裨益修行人,但是其中的反噬与风险,却也是极大的,磨骨食髓,以血脉供养先天生灵本就是旁门左道,但仍旧有人趋之若鹜,为得便是个道下长生,也真是可笑。

    洞天之下,骊珠第一人,未满百年便登临凡夫武道缥缈无上的十一境,何等惊才绝艳,凭借的不仅是莫大机缘与天资,还有他眼中的两条先天蛰龙的阴神,但洞天崩塌后,龙脉衰落,骊珠破碎,他的下场如何?磨骨食髓,供养着两条蛰龙阴神,再如何惊才绝艳也落得个遁入空门,靠着佛法苟延残喘,凡夫武道十一境,也跌落十境。

    赵谦之随手拂灭灯火,冷笑道:既然如此想要,我便送你们一场机缘,至于吃不吃得下,就看各自的造化。

    弹指一挥间,数十道沉寂剑光划破云霄,其中所述的,是那些人最为渴望的东西。

    北阳王城太安,虽然已经三更时分,但不设宵禁的街市依旧繁华,烟火繁盛,映照得金水河成了条金带,横亘在这太安城中。

    邋遢道人谢宗师此刻正在烟花巷中开怀畅饮,桌上的珍馐美味虽然不及东神洲,倒也别具风味。

    但谢宗师最喜欢的,却是这烟花巷里的醉花荫。

    若论治国,稷下学宫还有那老头子教出的书呆子确实有一手,三家分晋后,北阳的底子最弱,衣冠南渡后,孱弱割土裂地苟且求和数百年,如今却能反客为主,逼得龙泉南楚年年割地求和,繁华景象如此,确实比诸百家诸子要强上许多。

    喝完酒盏里的最后一滴酒,谢宗师打了个酒嗝,满意地拍拍肚皮,顺手抄起盘子里剩下的鸡腿,一步三晃地走出酒肆。

    店二赶忙拦道:道长,您还没有给钱呢!

    咬了口鸡腿,谢宗师从沾满油污的袖子里掏出枚玉佩,扔在桌上道:明天去宰辅官邸去要。

    说罢,踉踉跄跄地出门去。

    店二拿起玉佩端详,羊脂般温润的玉佩上,镌刻这一个赵字,不消讲,那些一条筋的读书人,明日早朝参劾赵谦之的罪状又多了一条。http://www.cbzss.com

    太安城的夜空上闪耀着几颗星辰,烟火气繁盛的地方,想要见漫天星辰,还是很难的。

    星辰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它的寂寥和冷清,就像坐落在三十三天上的白玉京,老牛鼻子一直想让自己遁破大千,从五方重洋之后去另外一座天下,毕竟森罗天下不是由道家圣人坐镇,即使是庙堂跌落,功德华服沾染尘埃,都与东神洲的道宗祖庭无关,儒家圣人坐镇,这其中的关节与龌龊,不需要他谢宗师去思虑,但是骊珠第一人的赌局,他却不得不下注,大不了就是出血一次,但是出多少血,就不是当年那个洞天之下,骊珠第一人所能左右的了,白玉京所谋的也是两条蛰龙阴神,佛家将就八部天龙功德圆满,但是道家同样也有龙凤呈祥的典故。

    稷下学宫之所以驱逐老头子,也与此脱不了关系,心想着继往圣之绝学,为生民立心,为万世开太平的老头子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上古诸仙对龙除恶务尽,所存的却是另一份心。

    那时候的星辰真多啊。

    森罗天下的天地之中,在东神洲,而东神洲的天地之中却在泰岳,稷下学宫之上,便是登泰山而天下的泰岳山,齐鲁王朝春尽夏来,正是最好的时节。

    与南瞻洲不同,泰岳的山岳正神却不是由齐鲁王朝朝堂封禅的,而是稷下学宫坐镇的庙堂圣人所封禅,山主恒昌,王朝气运加身固然能有无上地位,但是也会为之所累。

    泰岳正神是出身于洞天之役的凡夫武道十一境人物,平素就是齐鲁王朝的皇帝也得躬身下拜,但是此时他却极为头疼。

    泰岳山下的稷下学宫的祭酒若是不理俗事,每日都在山巅推演些江湖之远的风雨,而他还不得不陪着,不时还得听他发牢骚,还说不得个不字,这等憋屈事放在谁头上,只怕也会极为头疼。

    怎么回事?蛰龙抬头不是二月二吗?怎的,南瞻洲都近中秋了,还没有动静?莫不是我的推演除了问题?

    稷下学宫祭酒是个身量单薄的中年书生,一把山羊胡,还有一头因为纠结抓挠的乱糟糟的灰白头发,给人的感觉,怎么看怎么像个科举了几十年都还只是个童生的落第书生,一身寒酸,但却执拗的学究。

    但是齐鲁王朝科举最为巅峰的存在,就是由这个寒酸执拗的学究创立下的,连中三元,篇篇文章珠玑锦绣,就连礼圣老夫子看过,都不由得赞许可肩担文脉,儒家七十二君子名‖器中,他顶着的是第二。

    闻言泰岳正神不由鄙夷道:蛰龙春动,龙抬头过了足有三旬,才想起来推演,你不错,谁错?

    一拍脑门,稷下学宫祭酒道:人非圣贤,岂能无过?要不是你把我灌醉,我怎能犯下如此过错?别说,你那酒是从哪里来的,若是再给我弄个两三千坛,我在庙堂那还能为你辩驳几句,免得礼圣老夫子气的跳脚,落了你的面皮。

    强忍着一拳打烂这个夯货的怒气,泰岳正神翻了个白眼道:这天下的道理都是被你们这些读书人给乱了,莫不得法家圣人说,儒以文乱法,要是我,先打得你满地找牙,再去和庙堂圣人说道说道,你这公然索贿的废材。

    这叫以德服人。

    扔了手里的棋子,稷下学宫祭酒道:洞天之役中的人物,果真都像你这样,受了封禅,做了一方山水神祗的位子吗?

    都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稷下学宫祭酒这个穷酸学究句句揭短,还满不在乎,泰岳正神沉声道:若不是我阳神陨落,只怕凡夫武道开宗立派,跻身十二境,还落不到那些欺师灭祖的辈头上。

    穷酸学究祭酒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可倒好,反倒开始自吹自擂,洞天之下,骊珠第一人终究不是你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只要蛰龙一天不死,这凡夫武道第一的名‖器,就轮不到你。

    泰岳正神道:第一第二都不过是个虚名,只是沉沦在江湖风雨里默默消亡,当真

    穷酸学究祭酒笑道:我那位师叔,比我文采还要好,学问也比我深,就连礼圣老夫子也不能用道理屈服他,现在龙场驿里的老头子,他还是我师叔吗?

    《一剑封天》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171191.html
上一章        一剑封天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