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的传:第二百七十三章 谈话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的传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还想再问,却已经到了孙所长的办公室门口,小李敲了敲门,听到孙所长的回答后,小李打开了门,孙所长一见是我们,用手示意我进去。

    我走进去,见孙所长正抽着烟,面色凝重。

    孙所长,你找我?

    你是孙悟空,我是菩提老祖,我的眼神,你能懂。孙所长意味深长。

    孙所长,菩提老祖是孙悟空的师傅,我们却没有师徒关系。我很认真地回答。

    刚才的一切,你应该都了解了?孙所长没和我纠结我们的关系是什么。

    是的,大概了解了。我答。

    说说,你了解的事情是怎样的?

    年轻的男人不听话,跟着坏人学坏了,或者是自己本身就坏,竟然吸食毒品,发展到注射,没控制住注射的量,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然后,作为他的母亲,那个老女人生不如死,白发人送黑发人。

    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这个,你思考过吗?

    我回答不上来,我不知道,或许,是男人从小娇生惯养

    如果没有毒品呢?孙所长打断了我的话,接着说道,如果没有毒品,就算娇生惯养,也许,他就是和人打上一架,在遇到比他厉害的角色后,他被打怕了,也就不敢随便打人了,或者,他去偷、去抢,被人狠狠教训了一顿,以后再也不敢了,或者,他被警察抓了,最后被判刑坐牢,出去之后改过自新了,于是,他还在家种地,赡养父母,直到父母百年归天,但是,他死了,没有任何的如果了。孙所长点燃又一根烟,沉默着。

    你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

    你觉得罪魁祸首是谁?孙所长吐出长长的一口烟雾。

    我想到了村长,想到了李铁长还有王宝钢,我不知道自己的理解和孙所长的理解是不是一层意思,我也不知道自己对这些人的愤怒是不是应该在同一个层面。

    毒品,可恶的毒品。我恶狠狠地说。

    不错,看来,你的思维的确很令人佩服,但你的理解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孙所长鼓了几下掌。

    你究竟什么意思?

    毒品是死的,**并不会自己钻进人的肺里,不会流进人的血管里。孙所长说。

    当然,毒品是死的,人是活的,所以,你说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人,那些贩卖毒品的人。我说。

    你很聪明,据我所知,你们村里就有一帮这样的人,只是,我们查了很久,也没查出端倪,要抓人,更是千难万难,因为没有证据。孙所长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再次闪烁出奇异的光,那光,我还是没懂,但我似乎知道我应该要去做些什么了。

    你们不是警察吗?我问。

    警察不是万能的,警察要受法律的制约,没有证据,我们也无能为力。孙所长怅然。

    为什么不去找证据?

    有时候,找证据没那么容易,我们的面孔已经被许多人认熟了,除非

    除非什么?

    你看过香港的电影吗?做线人或者间谍的那种?

    看过,我还看过警察做卧底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卧底?派出所来来去去也就这几个人,怎么卧底?除非

    屁不能放到一半就停止,话也不要说到一半就不说。

    除非你肯打进贩毒团伙,把他们交易的线路,或者说实质的证据交给我们,我就有办法一网打尽。

    除了你,我没想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当然,这很危险,甚至甚至会牺牲自己的生命,但是,刚才那男人的惨象,还有他母亲的哭声,你一定记得很清楚

    别说了,我想想。我打断了他的话。

    好,你先回去吧,好好想想。

    《我的传》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184443.html
上一章        我的传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