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第337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金屋藏娇:妃常冷淡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自己处心积虑设计好的一切又被苏青墨在眨眼间洗脱得一干二净,静妃大脑一片空白,而白昭然同样气得不清。可眼下容帝在此根本轮不到她们来定夺,即便恨不能把苏青墨就地正法,却依然无可奈何。

    良久,容湛都没有说话。

    深邃的眸色不知沉淀了多少心事,他敛眸望着地方不言不语,让原本有些松动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一旁的贴身太监见此心念一动,急忙低声吩咐在场的宫人们都先退下。哪知这群人刚走了两步,就听哐啷一声响彻屋中,也让容湛抬起了头。

    发出声音的,正是刚才帮苏青墨搜身的静妃的宫女。

    只是这时却无人去看她尴尬的脸色,而是目光全都被从她身侧掉下的一枚铁片所吸引。层次不齐的棱角跟明显被磨掉的光彩顿时叫众人震惊,一旁的静妃正觉得不对,就见苏青墨弯身把铁片捡起,莞尔一笑。

    真是巧啊,静妃娘娘的宫女身上怎么还带着这种东西?苏青墨说着,把铁片放在鼻下一晃,还有木头的气味呢?

    你、你胡说什么!静妃慌了神,尖声喊道。

    苏青墨轻蔑一笑,挑眉道:臣妾只说这铁片上有木头的味道,其余话可都没说呢,静妃这么紧张做什么?

    一向说不过苏青墨,静妃紧咬下唇急忙转向容湛委屈道:陛下,臣妾一时紧张才说错了话,实在是平南王妃的语气太奇怪了!

    容湛瞥了静妃一眼,还没吭声,就听苏青墨再度开口:说起来今日静妃便是从亭台的方向过来前殿的吧?

    猛地转头瞪过去,静妃气得眼通红:平南王妃,你不要血口喷人!不过是一个铁片能证明什么,你说上面有木头的气味就有了?我看明明就是你做的,却偏偏搞出这些来混乱大家的视线!

    眼见静妃完全慌了神,苏青墨不由感叹人傻就别出来闹了,就这点智商还想着一箭双雕?就不觉得心有余力不足吗?

    早在之前经过静妃身边时她就已经发现了不对,没有当场揭穿,不过是想看她们做什么。那般锋利的小刀很明显是为了割东西用,她想起栖凤宫的地形图,很快猜到静妃想要做什么,所以才偷梁换柱,在那个宫女身上塞了个顺手捡来的铁片。

    不过没想到白昭然也动了同样的心思,两人都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她早就看破了一切。栏杆的木头上其实是有两道痕迹,一道出自于白昭然,另一道才是静妃。可惜白昭然那道位置太偏僻根本派不上用场,她只有稍稍用内力改动了静妃这道。原想以白昭然的体重撞过去怎么也不会出太大问题,没想到那疯子用了十足的力,竟彻底栽下去失了孩子。

    用一个孩子来设计害她,这两个人全都疯了!

    深吸口气不愿再纠缠下去,苏青墨淡淡看着静妃,缓声道:是不是我转移视线,你说了不算。若是不信,大可请陛下让宫里的工匠过来看我说得到底对不对。不过我眼下倒对铁片没什么兴趣,静妃,我想知道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麝香的味道呢?

    浑身一震,静妃几乎没听明白苏青墨说了什么。待到回过神后她早已经恼羞成怒,红着脸欲要扑上去撕烂苏青墨的嘴。在被容湛示意的宫人们阻拦后,她疯了般叫骂道:贱货,本宫跟你有什么仇,你几次三番陷害本宫!

    无声一笑,苏青墨走过去,阴冷眸光微闪带着丝丝寒意,成功地让静妃停止了叫嚣。她冷冷看着尤不甘心的静妃,少倾指着她腰侧的锦囊:静妃你不承认没事,不过你敢把腰上的锦囊拿下来给太医们看看吗?

    凭什么你要本宫拿就拿,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

    瞧她仍旧故作挣扎,苏青墨微微皱眉,不耐烦道:用泡过麝香的丝线绣了锦囊,虽然味道很淡,但并不证明不存在。而你身上所用的冷香粉看似掩盖了气味,却恰恰能够加重麝香的药性,常人闻了自然无事,可孕妇就不会了。

    随着苏青墨的每一句话,静妃恼怒的神情逐渐变得恐慌,到最后竟是站都站不住了。见她慢慢跌坐在地仿若失了魂一样,苏青墨缓缓俯下身,似笑非笑道:设计皇后娘娘失足落水,用麝香谋害龙胎,静妃,你自己还有什么话要说?

    第97章王妃急什么

    用最平和的声音说最恐怖的话,这是苏青墨最为擅长的事。

    静妃怔怔看着她早已忘记替自己辩护,只觉得苏青墨一双眼睛深入古井,而她困在那一汪凝寒中,连动一下都觉得是奢侈。

    直起腰身,苏青墨心中冷笑。这么无能的一个人偏偏是赵汉明最有用的棋子,只可惜太过不自量力,才换来今日下场。大好前程就这么被自己毁了,也不知赵家接下来又有什么举动?

    至于白昭然不用去看苏青墨也知道对方此刻的内心有多怨恨,可那又如何?她之前屡次让她们得逞不过是懒得计较,如今决定好了又怎会再给她们丁点机会来害自己!

    陛下,一切水落石出,如何定夺该由您来判决了。苏青墨淡淡说着,唇角微扬,神情莫测。

    容湛默不作声看着她,暗淡的双瞳沉沉,完全叫人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就这般静坐了好一会儿,才见他微微动了下身子,视线从苏青墨身上移开,落在了静妃那儿。

    被他阴冷的视线盯着从而回过神,静妃像是猛地想起了什么,跪在地上哭诉道:陛下,臣妾自知罪该万死,可一切都是臣妾咎由自取,跟赵家没有任何关系。臣妾不求别的,只求陛下不要迁怒赵家,不要降罪于我父亲啊陛下!

    容湛的眼波似有几分晃动,一点一点把下摆从静妃的手心中扯出。很是仔细地捋了捋,他眼睛不抬一下,道:静妃,设计皇后、谋害皇嗣,赐鸩酒。赵汉明,教女无方,罚俸一年,官降一品。

    听得此言终于松了口气,静妃重新跌坐回地上,呆愣望着地面出神,眼中再无丁点光彩。很快有宫人将她拖了下去,她却一点也不挣扎,只在最后眼神恶毒地看向苏青墨。浑然不觉自己此刻正在被人诅咒,苏青墨冲容湛一礼,道:皇后娘娘还要休养,若是无事,臣妾便先告退了。

    说完见容湛没有异言,她转身正要走,却见从旁走出两个太监,拦住了去路。

    陛下?心中突觉不妙,苏青墨秀美高挑,看向容湛。

    后者终于抬起眸看了过来,只见他唇角溢出一抹怪异的笑容,道:平南王妃自己不也说有过失吗,既然错了,难道还能一走了之?

    苏青墨心中怒骂,面不改色:那不知陛下要如何惩罚臣妾?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194719.html
上一章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