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

Sonar和他的侦探社:57.第57集 深夜地铁杀人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Sonar和他的侦探社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接着,胖b又到了3号车厢。3号车厢只坐了两个人,有个穿着格子衬衫当外套的人,趴在另一个黑t恤身上,满脸通红,嘴里喃喃自语:唉!老李,我都26的人了,还这么没料。又喝醉了!就因为那个该死的设计,又赔了几万啊!唉!这都是命啊! 格子衬衫闭着眼睛,一个劲地往上抬头,不难看出他已经困得不行了。黑t恤只是一个劲地安慰衬衫,一边顺手用打火机点燃了嘴里叼着的香烟。就在这时,衬衫突然精神起来,对t恤说:请你稍微走开一点好吗?我不抽烟,也不喜欢别人抽烟。好了,我知道了。t恤把烟掐灭,闷闷不平地坐在那里,任凭衬衫趴在他身上。胖b有点看呆了:这个人都26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就在这时,一只黑皮箱子从座位上滚落了下来。胖b一看,上面还用白油漆印着:沃尔夫冈都市。哦,原来这是那个著名服装公司员工的专用皮箱子啊! 胖b明白了,他们几个都是设计师,设计出现失误,喝闷酒喝醉了而已。不过现在还真流行这种皮箱子啊!也许考虑的更多是一种实用性吧。算了,我再到2号车厢看看吧。说罢,他走进了2号车厢。

    2号车厢人就更少了,只有一个人。至于1号车厢呢,压根就没有。这样加起来,整列车总共也就15个人,还真是末班车呢!胖b仔细观察着2号车厢那个仅存的人,他穿着宽敞的白t恤,上面还有不少蓝色的细竖条,袖口还有两道蓝横杠。他正低着头,表情异样,一个劲地用一只手的指甲去抠另一只手的指甲,他的手指甲里是不是进了灰了?胖b仔细观察了一番,没错,手指甲缝里的确有黑黑的污垢,但他的手指甲是在太短了!而且参差不齐,好像是咬出来的。胖b心里嘿嘿一笑:原来他的手指甲咬到极端了!这么大了还咬手指甲,这真是闻所未闻呢!呵呵。

    突然,那个蓝条纹好像发现了胖b,抬起头来,不耐烦地望了他一眼。被人发现了!胖b赶紧跑出第2节车厢,跑回了原来的第5节车厢。此时,趣典书店到了,列车的广播响了起来:乘客朋友们,你们好。趣典书店到了,请上下车的乘客按照先下后上原则,做到文明乘车。请妥善保管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再次感谢乘客朋友们乘坐本车次。sonar听见了,自言自语:趣典书店到了啊。对了,我记着上次好像还在这里碰见过天津名侦探董健光了呢! 快尾仪回忆说,对了sonar哥哥,请问董健光有和你探讨过高中生活吗?这个倒是也有。照他的话来讲,高中是一个很累的地方。尽管天津这种大城市学校还不是很累,但最终要面临高考也让大家压力很大啊!他还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各种规章制度,毫无理性和人性。在他的字典里,是没有规章制度这个词的。啊!我渴死了! 胖b突然大叫起来,那碗**辣的米线弄得我现在还满嗓子是痰,又口干舌燥。我去买一听凉茶吧! 可是现在还不行。快尾仪指着地铁里的电子时钟说:马上就要发车了,你出去就进不来了,况且趣典书店这一站根本没有饮料售货机。额,那该怎么办啊?没事,马上就行了。sonar指着墙上的线路图说:下一站就是中医院了,中医院那一站倒是有几台24小时自动售货机,到时候去买几罐就行了,那里好像也有买巧克力糖的。哦?那太好了,赶紧到站啊!

    胖b把一大摞子钢镚攥在手里,早早做好了下车的准备。地铁的速度开始渐渐减慢了,直到停下,广播又响起了甜美的声音:乘客朋友们,你们好。戴祁中医院到了,请胖b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渴死了!他开始把所有的硬币都一股脑丢进售货机里,然后乱按了一气,几**饮料就咕噜噜滚了出来,有冰红茶、冰绿茶、尊享凉茶、果粒橙还有一包牛奶片。这回可是大丰收了! 他嘻嘻地笑了,捧着几个****罐罐。距离发车还有3分钟呢,他在地铁门口东张西望,突然看见那个黑t恤也拿了几罐尊享凉茶。咦?那个人很喜欢喝凉茶吗?胖b直勾勾望着黑t恤,腿却仍旧不住地往前迈。回到座位上,列车又开动了。温暖的车厢里,每一个人都拿着一罐饮料,孔雀蓝还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白巧克力呢!惠祺说:峰哥,你真大方,还想着我们。你知道我最喜欢喝果粒橙呢。快尾仪也说:我最喜欢芬达葡萄汁,你还给我买了大**的!谢了。孔雀蓝也说:你还给我白巧克力啊!你真好,刚才不该笑话你,对不起。没关系啦! 胖b笑着,抓了抓脑袋。

    地铁一站一站地开,可距离詹新宾馆还有一段距离。下一站到哪里了?对了,是戴祁新天地。sonar坐在报纸上,托着腮仔细研究着报纸上的密室谜题。快尾仪开始打哈欠了,孔雀蓝安慰他:再忍忍嘛,下一站就是戴祁新天地,完了就是中心体育场了,到了中心体育场还有5站就到詹新宾馆了。还有5站?快尾仪像受了刺激一般,突然就倒头睡着了,枕在惠祺的大腿上。惠祺有点难受,又挪不动腿,只好忍耐着。地铁马上就要到站了,本次的终点站是观星明珠御苑。但这一切,却仍在进行着,仿佛时间停止了。

    史俊铮,你快醒醒!史俊铮伴着惠祺一阵急促的喊叫,快尾仪一点一点睁开朦胧的眼睛:怎么了,到站了?一时半会儿到不了站了!卡在中心体育场了! 啊?地铁出故障了?不,发生命案了!有人被杀死在2号车厢了?你说什么?快尾仪触电般跳起来,快带我去2号车厢! 二人急急忙忙往2号车厢跑过去。sonar几人还有昌达尔警官早就集合在2号车厢了,昌达尔说:史俊铮,你是不是很困啊?但是现在需要你,因为有人中毒死亡了。昌达尔说完,指了指那个穿着蓝条纹t恤的。快尾仪赶紧跑过去,那个人已经死了!他口吐白沫,瞳孔明显缩小,还出现了水肿。他的座位旁边放了一易拉罐凉茶,还没有喝完。凉茶被下毒了!此时,昌达尔开始宣布初步验尸的结果:这名死者叫姚秉钊,今年28岁,是一名服装设计师。死因则是有机磷中毒,死亡时间很短,大约是在20分钟以前吧。哦?20分钟是什么概念啊?那个时候地铁刚从中医院发车。道尔妮说,我是按照地铁的运行速度和停靠时间推算的。对了,请问是谁发现的死者啊?是我啦。黑t恤回答。哦,请你描述一下你发现的场面,并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叫李兴群,今年27岁,我和郑德安、刘阳都是做服装设计的。当时我接到一通电话,是秘书小马打来的,他说打姚秉钊的手机老是关机,只好让我把手机交给姚秉钊。可是我去的时候,才发现姚秉钊已经死了!怎么会这样呢?别担心,我们会追查到凶手的。对了,请问其他人对死者有什么了解的吗?好比说他有哪些习惯?道尔妮问道。

    他这个人就像落下后遗症似的,老是咬手指甲。格子衬衫说,他动不动就咬手指甲取乐,所以他几乎没有指甲,都咬到肉了!而且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指甲缝有灰,为了避免这一点,他就经常把指甲搓平,有时候还会抠指甲。哦,这么说他是个对手指甲要求特别高的人啊,这可能有点强迫症的表现。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刘阳,今年26岁,也是一名服装设计师。那位叫郑德安,今年27岁。哦。郑先生,请问你对死者姚秉钊有什么了解呢?这个嘛呃,我也说不清。经常与他待在一起,就是老感觉他有点神经兮兮的。郑德安拍了拍领带,反正他最近心情一直很不好,因为最近设计成果导致营业折本,所以他这一路都要求自己一个人一个车厢。之前我们研讨方案并且喝了一阵子闷酒,恰好赶上地铁末班车,他才一个人待在2号车厢里。没想到他就这样死了!太令人痛心了!

    这样一来,凶手应该就在三人之间了。昌达尔说:对了,地铁车厢里不是有**吗?我们一起去看监控录像不就行了吗?大家点点头,一起去了管理间。

    录像调出来了,画面显示在到达中医院以后,李兴群下去了。过了不到1分钟,他又上来了。手里拿着4罐凉茶。李兴群解释说:这是他们拜托我买的嘛,至尊凉茶。都是一个售货机里的货品,我们都很喜欢喝。在李兴群不在的时间里,郑德安跨过了3号车厢,顺便给刘阳一**水,来到了2号车厢。姚秉钊正在那里表情异样地咬指甲呢,郑德安递给他一个东西。郑德安解释说:没什么,就是一个小铁片。我也不知道哪里的,反正是有。至于那**水呢,我就是让他解解酒,没想到他这样快就睡着了昌达尔问:你给他铁片干什么啊?拜托!就凭他的手指,你觉着可能打开易拉罐吗?哦,也是啊。然后郑德安走了,到了3号车厢的时候,李兴群进来了。李兴群递给郑德安,把另一**放在睡的正香的刘阳旁边,接着又到了2号车厢,给了姚秉钊。

    这就是全镜头了。胖b突然拍了拍脑袋,说:对了,好像是李先生递给了被害人饮料啊! 大家把目光对向李兴群。李兴群赶紧辩解:是啊,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不会就是你杀了他吧! 刘阳突然来了兴奋,因为自己肯定不会是凶手。你早就恨他了,然后在外面下了毒,拿了进来。不!我可没有干这种事情啊! 暂且不能确定是他。瘦b冷静地回答,我们从监控中可以看到李先生是随机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的,除非那个下了毒的被做上了很明显的标记,否则每一个人拿到某一**饮料的机会都是相等的。当然,我们也没有在视频里发现李先生明显的下毒行为,所以凶手还无法被确认为是李先生。那就是郑德安了!刘阳又激动了,我知道你也很恨他,你差点就丢了工作,好几次濒临失业的时候都会遭到他的冷嘲热讽你胡说!我哪有?之前侦探先生也说过李兴群没有嫌疑,反正我一直在睡大觉,那么除了你还能是谁呢?真的不是我。

    也不一定是他。sonar回答,刚才误解我们的意思了,通过这些表面现象,我们不能确定李先生是不是凶手。但是同样的,我们也没有证明郑先生是凶手的证据,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明显的嫌疑。哦,你们还没看出来啊。真慢。

    这刘阳怎么这么损人呢?没办法,先从头到尾把这些事情过一遍吧。递给姚秉钊铁片的是郑德安,然后递给姚秉钊饮料的是李兴群,刘阳自始至终没什么动静。然后按照规矩,姚秉钊应该会先用铁片把易拉罐撬开,然后再把嘴包在易拉罐的出水口饮用。道尔妮想:我记着他是放下饮料以后才中毒身亡的,这么来说的话,应该到死者身边,研究一下那个易拉罐! 于是,道尔妮和sonar、瘦b一同去到了2号车厢。那具尸体仍旧坐在那里,白布盖住了身子。那**凉茶就放在旁边,喝掉了一半。sonar拿起了那罐凉茶:嗯凉茶是被在里面下毒的,所以说被害人的某些动作一定促使原本沾有的毒物进了饮料。也许毒物被下到罐口旁边了,接着被害人好像要搓指甲了对了,还有一个小铁片去哪儿了?怎么就不翼而飞了?

    sonar在座椅旁边迅速寻找着小铁片,瘦b则从白布中拉出死者的手,死者略为纤细的手上,指甲有明显被咬的痕迹,当然也有被摩擦的痕迹。他想:这应该就错不了了,那个小铁片应该就是搓指板了。随从的各位对死者的习惯了如指掌,所以说被害人中毒应该与那个搓指板有关系。还有小铁片呢?sonar找来找去,挥动的双手碰到了瘦b。sonar这才一惊:对不起,段臻琪。谁知瘦b却回答他:没关系。你不会就是找的搓指板吧?我想搓指板有被下毒的可能性。你说什么?sonar一惊。没什么。我刚才拉出尸体的手端详了一番,发现上面有被磨过指甲的痕迹!而且很新! 就在这时,胖b突然间跑过来说:应该是这个样子!我经过2号车厢的时候,看见被害人表情异样,而且一直在抠手指甲。我想他应该是苦于指甲缝里面进了灰尘吧!照他的性格,他非弄出来不可。没错!恰好就是因为这一点,被害人根本没有办法打开易拉罐。所以说郑德安给了被害人小铁片,既能让他搓成了指甲,又能撬开易拉罐。可是到底在哪里啊?sonar急了。

    很好找的。瘦b慢条斯理,刚才的检测结果不是说毒被下在饮料里面了吗?而凶手是没有办法把易拉罐打开再关掉的,所以说你会认为可能下到罐口了。sonar点点头。瘦b继续他的推理:但是完全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如果说被害人咬了指甲才被毒死的,那么一定有毒物沾到指甲上了,而提供这些毒物的,也就是搓指板了。然后讲到饮料被下毒了,再加上搓指板的意外消失,我想搓指板应该被扔在了瘦b说到这里,突然问快尾仪:史俊铮,你还有塑料袋吗?啊?你要这个干什么啊?你不用管了,反正我要揭露我发现的真相,就需要一个塑料袋。唉!真没办法。喏,给你。

    瘦b接过快尾仪的塑料袋,展开,然后把那罐下了毒的凉茶往塑料袋里倒。汩汩溪流伴着塑料袋轻微的吱噶声,快尾仪说:这个段臻琪,到底搞什么名堂嘛。瘦b也不理会,饮料倒到最后,出现了金属碰金属的声音。快尾仪惊呼:怎么回事?瘦b只是笑着,用力晃了晃空饮料**,小铁片就在这时掉出来了。sonar一惊:小铁片?http://www.cbzss.com

    对。瘦b解释说,你发现的比我稍微慢了一步啊,小铁片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把铁片丢进去了,饮料不就被下了毒吗?道尔妮点点头:我想这应该就是杀人手法了,凶手利用被害人的习惯,在搓指板上下了毒,但我觉着应该是在把手上下的。一般人都是接过物品的把手,揉搓面如果被长期摩擦的话,下毒效果就不好了。这样当被害人在接过搓指板的时候,手指肚就被下毒了。被害人在咬手指甲的时候,嘴唇难免会碰到手指肚。这样他再做一下吞咽的动作,就可以把毒物吞下去了。只要保证毒物浓度很大,被害人还是能在一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被毒死的。然后凶手把搓指板扔进饮料**的时间,应该就是碰见被害人的那一阵子。

    这是什么意思?快尾仪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道尔妮笑了笑,走到了郑德安身旁。郑先生。郑德安一听,回了回头,一看是道尔妮,就问:什么事?当时你们发现姚先生的时候,有没有对他进行检查啊?这个倒是有啦。郑德安回答,我是这群人里面比较有医学知识的,我当时就走到他跟前,摸了摸他的脉搏,然后看看他的脸。郑德安忘情地说着,殊不知其他侦探已经走到自己身旁了,惠祺还像一只小狗一样竖着耳朵听着郑德安。郑德安继续说:当时李兴群和刘阳都吓呆了,我在尸体前面踌躇了一阵子,通过我的观察,我先判断出他死于有机磷中毒的。因为他嘴角流涎,瞳孔缩小,而且还出现了水肿。我试图给他灌水,但是后来发现他没有脉搏了以后,才死心塌地了。一听这话快尾仪突然反应过来了:哦!那么请问那**水是谁准备的呢?是我的水啦。我就剩这一**了。刘阳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我被人叫了起来,迷迷糊糊把水递给郑德安的。哎呦妈呀,可困死我了。

    刘先生,谁说你没有嫌疑的?胖b突然乐了,指着刘阳说:该不会就是你吧?你事先在水里下毒,然后与郑先生假戏真做。而饮料里是掺有**的,当时被害人还活着,但是晕过去了。郑先生再依照你的计策,把真正有毒的水灌进去,然后溅一点到饮料里。简直一派胡言!还侦探呢,你脑子烧糊涂了?刘阳生气了,我怎么会与郑德安合作?如果说死者早在被灌水之前就表现出反应的话,那大家应该都能看见才对啊!还用得着郑德安灌水吗?sonar也说:的确。死者的表现是任何人都可以看见的,只是其他人还不知道死因。再就是被麻倒以后sonar突然有点抓狂:他还睁得开眼吗?他睁着眼睛死的,即使被麻倒再下毒的话,他也应该是闭着眼啊!怎么能睁开眼?再就是我能溅得这么准吗?郑德安说,我还真能手抖啊,一倒就能把水倒进饮料里去。即使倒进去了,也会发出声音啊! 郑德安嘿嘿冷笑着:还什么侦探,幼儿园的也没这么呆啊!我看你还是滚回家喝奶吧!切。

    胖b的憨傻拉低了侦探社的威信,sonar有点冒汗:一定要揭开案件的真相啊!侦探社14个月了,可不能毁于一旦啊!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涌起一股热血,渐渐越发进入状态了。他想:对了,那个搓指板到底是哪里来了的啊?sonar对着郑德安环视了一番,郑德安身上什么都没有带。按照常理,挫指板应该是别在剪指甲刀上面的,而指甲刀应该会套在钥匙环上。一般还有u盘一类的东西也会套在钥匙环上。想到这里,sonar灵机一动,径直走向郑德安:郑哥哥,请问你有没有锋利的钥匙啊?我需要稍微割一下东西。这个倒是有啦。郑德安从兜里掏出钥匙环,上面各种五花八门的钥匙都有,连瑞士军刀也有。你自己看着办吧。sonar接过钥匙环,上面并没有什么指甲刀,只是钥匙和u盘。

    至于瑞士军刀呢,sonar想:不会是那玩意儿的。这把小刀无论从外观上还是材质上来看,都是真正的瑞士军刀,而且郑德安的身份也不容许他购买伪劣的瑞士军刀。既然是真品,那肯定拆不下来挫指板的,更不可能掰断。即使拆下来了,也只能让军刀整体散架了。如果钥匙环上没有其他东西的话,那应该就是皮箱子! sonar大彻大悟,只能是这种便于藏匿的大皮箱子。但是怎么才能诱使郑德安打开皮箱子呢?皮箱子分明是私人的东西啊,那我最好还是我想回家! 胖b的一吭声打断了sonar。只见胖b推搡着快尾仪:我想回家了,都十一点半了,困死了!快去雇的士! 快尾仪苦笑着说:可是出租车司机也都睡觉了嘛。

    谁知胖b冲着句话撒起了泼:哎呦呦!本来出来陪你们就够辛苦一个事了,我困的要死了!知道不?要是回不了家,我就睡这里,让你们胖b忘情地说着,道尔妮脸皮都皱起来了,到最后昌达尔也受不了了,说:我让一位警察叔叔专车送你回去算了!戴祁小区詹新区是吧?在昌达尔的一再催促下,胖b和惠祺、快尾仪终于走了。sonar长舒了一口气:可算是送走了这个死胖子,接下来到什么地方了?皮箱子了。就在这时,刘阳打开了自己的皮箱子,很容易看出来这个皮箱子是带锁的。刘阳一边翻着自己的美甲盒,一边自言自语:我也要剪剪指甲了,先剪掉长指甲,然后用搓板搓搓说到这里,只见刘阳突然闭了嘴,眼睛盯着那个美甲盒。

    我的挫指板呢?刘阳很诧异,怎么唯独这玩意不见了?一听挫指板,sonar也变了脸色:挫指板?这就是郑德安用来下毒的东西!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是被郑德安拿走了!可是原本激动的sonar瞬间冰凉了下来:可是个人的皮箱子都是挂上锁的,郑德安即便是拿到皮箱子,也不能打开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sonar又一次陷入了沉思,擅长数理问题的道尔妮也思考起来:的确,按照常理的话,除了拿到钥匙之外,别无他法。但此时他需要又拿到钥匙的时机才行。如果说那个箱子根本不是他的不是他的?道尔妮突然明白过来,今天刘阳不是喝得酩酊大醉吗?他应该不会留心有没有人拿走他的箱子。而且刘阳应该是一个很懒的人道尔妮回想着刘阳打开皮箱子的动作,只轻轻一拧插在批箱子上的钥匙就打开了。原来是这样啊!正是因为刘阳很懒,他只是顺手把钥匙插在箱子上而已,所以无论是谁都可以打开。此时,刘阳正要关掉皮箱子,瘦b突然警觉了,赶紧跑到刘阳身边,拿过箱子:稍等,我看一下。刘阳呆住了,没有说话。

    瘦b仔细端详这个大皮箱:这个箱子太奇怪了吧,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内嵌收纳盒,那为什么刘阳还要单独准备一个美甲盒呢?而且里面还有残留的烟灰!好像是直接摁灭香烟留下来的痕迹。可里面并没有半盒香烟,刘阳会是一个抽烟的人吗?而且钥匙一直插在上面,刘阳应该没有拔钥匙的习惯。这应该是一个可能被调包的箱子,可是证据呢?就在这时,刘阳拿走了皮箱子,一边还说:应该够看了吧,小朋友。瘦b吓了一跳。刘阳一边关上皮箱子,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这可是我私人的皮箱子,小朋友应该明白一个基本的道理,那就是未经允许,不要翻看别人的东西。这样很不礼貌的!我说这些是为你好。哦,对不起啦! 瘦b陪笑着,心里却说:我管你

    就在这时,郑德安点了一支烟,打火机的声音吸引了瘦b的注意:他在抽烟。香烟?我明明在刘阳的皮箱子里看见过抽烟的痕迹。郑德安长舒了一口气,烟雾缭绕,瞬时弥漫了车厢。刘阳也闻到了烟味,对香烟的反感使他霍地站起来,走到郑德安身边,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斥责郑德安:别在地铁里抽烟了行吗?太不文明了。我之前三令五申我不抽烟,更不喜欢别人抽烟,你都当了耳旁风了吗?郑德安终于受不了刘阳的数落了:行了行了,我掐灭香烟行了吧?说罢,随手把香烟摁灭在地铁的椅子上。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动作,吸引了瘦b的注意。他大惊:就是这个动作!皮箱子的痕迹是摁灭烟头留下的,而这就是郑德安顺手的习惯动作!这就是证据!

    瘦b把这一切告诉了sonar和道尔妮,sonar点点头,说:很好。现在再把案子重新串一遍吧。首先,郑德安事先知道刘阳喝醉了以后会头脑不清醒,所以趁机把自己的皮箱子与刘阳的皮箱子调换了一下,最好的证据就是刘阳皮箱子里留下来的香烟的痕迹。当然刘阳是习惯一直把钥匙插在皮箱子上的,所以无论如何郑德安都能打开。郑德安拿走挫指板以后,又找了机会把皮箱子调换了回来。此时挫指板已经被下毒了,郑德安就这样等着,等到李兴群下车买饮料的时候,就没有熟人了。恰好刘阳需要解酒,郑德安就把他事先准备好的一**混了效力不是很大的**的水给了刘阳。等刘阳也昏过去了以后,郑德安快速来到2号车厢,利用姚秉钊的习惯,递给了他沾有毒物的挫指板。姚秉钊自然想不到挫指板是被做了手脚的,接过来的同时,手指肚就沾上毒物了。

    然后郑德安就可以回到4号车厢了,而不用去管那个搓指板,因为已经下毒了。等李兴群把饮料递给姚秉钊的时候,姚秉钊撬开**罐,一边喝一边咬咬手指甲。这就肯定得死了!等到有人发现已经死亡的姚秉钊的时候,郑德安就可以发挥他的‘医学本领’了。他先按照程序对姚秉钊进行摸脉,然后试图灌服大量的水,这其中就有一个很矛盾的事情,那就是凭着摸脉就可以诊断姚秉钊有没有死了,既然已经死了,再灌水有什么用啊?正是因为别人对相关医学知识的缺失,所以他做什么事情都会被认为是正确的,他就是通过这样延长挡在尸体前面时间的方式,悄悄把挫指板丢进了易拉罐里,因为挫指板残留的□□会污染喝剩下的饮料,这样按照常理,大家会认为是饮料本身被下毒了,然而把饮料递给姚秉钊的并不是郑德安,这样他的嫌疑就会变小了。

    接下来就是抓出凶手的时间了,昌达尔和诸位刑警依然没有什么头绪。几位法医要把姚秉钊的尸体抬走了,刘阳摸着头说:困死了!不打算让我睡觉了吧?李兴群也说: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郑德安提起了箱子,对昌达尔说:今天先这样吧!我看也没我什么事,请问我可以先回家了吗?昌达尔说:那好吧!今天先到此结束吧,明天还有什么问题,可是还要联系你请各位先等一下! sonar制止了昌达尔,你们还不能走,我终于知道这件案子的杀人凶手了。你们要是走了以后,这出戏要怎么演完?至于刘先生,我想等案子破了以后,你才能睡得着吧?什么意思?刘阳满腹狐疑,你的意思是说,我是杀人凶手吗?还没说是你呢!呵呵,你心虚啥啊?别卖关子了。昌达尔有点坐不住了,你倒说说看,凶手到底是谁呢?郑德安先生,凶手就是你! 瘦b带着胜利的微笑宣布。

    郑德安自然是一惊,但他故作镇定的问:为什么是我?我有杀他的理由吗?肯定会有的,你最后会交代的。瘦b说,我们先重新把案子串一遍吧,当时你给刘阳递了一**水,然后把一个小铁片递给被害人,让他打开易拉罐。但是刘先生的挫指板恰好又失踪了,为什么有人偏偏要拿走他的挫指板呢?一般不会有人偷这种不值钱的东西,即便偷的话,也应该直接把美甲盒拿走才对啊。所以说这是有预谋的,你拿走了那个玩意。喂,你这么说也太牵强附会了吧!怎么就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呢?我不信。呵呵,你不信也得信。瘦b笑着指了指座位旁边地上的铁片,请你仔细看看是什么?刘阳下意识一看,顿时惊呼:我的挫指板!怎么会在这里?说罢就要捡起来。道尔妮制止了他:别碰,有毒。刘阳一愣:怎么会有毒?

    这里就可以讲到你的下毒手法了。瘦b继续他的推理,一般递给别人东西的时候,别人接住的都是把手。所以,你把□□下在了挫指板的把手上,这样被害人的手指就会沾上□□了。之前刘先生也说过了,被害人对手指甲的要求特别高,所以有事没事都会咬指甲,搓指甲。高志峰曾经说过,他看见过被害人表情难看地弄自己的手指,想必是指甲缝里进了灰了。被害人在咬指甲的时候,嘴唇难免会碰到甚至吮吸到手指肚,这样被害人就可以被毒死了。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法解释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啊。郑德安反驳,明明检测结果说了是饮料本身下的毒,如果只是挫指板的话,那为什么饮料里面会有毒啊?郑德安指着李兴群说:你应该说他!因为饮料是他准备的,也是他给的!他最有可能杀人! 李兴群听了,恶狠狠地瞪了郑德安一眼。

    应该不是这样。sonar解释说,首先□□根本没办法下进去,因为易拉罐是封死的,即便有能力下毒,饮料的分配也是随机的。谁知道那一**会有毒呢?所以说凶手应该不是李先生。你别应该啊!侦探严谨点行不?再说了,我怎么把毒物弄进去的?就是把挫指板丢进去啊!更何况我们发现挫指板的时候,它就泡在饮料里,我们特意把饮料单独倒进一个塑料袋里了。也许真是这样,可是我哪有把挫指板扔进去的机会?被人看见了怎么办啊?你当然有机会了,就在你检查被害人的时候。什么?

    那是你最好的时机。sonar说,你花费了很大的时间挡在尸体前面,就是为了趁机把各种证据处理掉,其中就包括那个挫指板。很显然,你是里面唯一一个有医学知识的人,你也主动承认了这一点。还原一下你的全过程吧,首先,你当时就走到他跟前,摸了摸他的脉搏,然后看看他的脸。你又试图给他灌水,但是这里有一件很不合情理的事情。死人会复活吗?你明明已经给他摸了脉了,这样就可以确定他已经死了。可你为什么又要徒劳无功给他灌水呢?说实话我们干侦探工作的人的医学知识不比你少,你这样其实是为了拖延挡在尸体前面的时间。因为时间越长,越有利于你把搓指板丢进易拉罐里。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由于只有你懂得相关的医学知识,所以你的一切行为都不会被怀疑,你用这种身份获得了权威。我说的没错吧?

    呵呵呵呵。郑德安笑了笑,我是怎么把刘阳的搓指板拿到手的呢?我哪里会像刘阳那样女女气气,还修指甲?因为你偷偷调换了箱子!道尔妮说,你沿袭了一般杀人手法所常用的调包手法,那就是悄悄把刘先生的箱子拿走了,然后又找时机换回来了。你很清楚刘先生今天喝得不清醒了,他不会发现你的行为。另外,刘先生有一个一贯的癖好,那就是他很懒,从来不拔钥匙。我们知道,这些皮箱子都是要用钥匙才能打开的,而刘先生不想随手拔钥匙,所以他就一直把钥匙插在箱子上。正是因为如此,你无论如何都能把他的皮箱子打开。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拿了搓指板就走人。至于你为什么能够把搓指板丢进饮料**,而不怕手上沾上□□,是因为你的手指捏着搓指板的搓板部分。呵,你还真是有心计啊!把高志峰都骗了。

    哎呀,亏了你能想出这么周密的手法,真是太精彩了!不过,证明我是杀人凶手的证据在哪儿?就在刘先生的皮箱子里面啊! 瘦b说,刘先生,请你再次打开你的皮箱子好吗?刘阳只好照做了,一边还嘀咕道:真是的,搞什么名堂。箱子打开了,瘦b指着箱子里面残留的烟灰,对郑德安说:请你看看这是什么?郑德安吓了一跳:呃!这是刘阳也吃惊了:怎么会有烟灰?我从来不抽烟的啊!难道说刘阳下意识地望了郑德安一眼。对,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瘦b说,刘先生既不喜欢抽烟,也不愿意别人抽烟,可是里面为什么会有烟灰?而且还是直接摁灭的痕迹。郑先生,你不是一直习惯直接把香烟摁灭吗?这就是你留下来最好的证据! 什么?不会吧?郑德安已经开始浑身颤抖,声音也颤巍巍的。sonar说:如果你是清白的,就告诉我你为什么是清白的。好吗?

    郑德安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也被攻破了。他低下头,说:不错,全都被你们说中了,姚秉钊就是我杀的。其实,如果你们感兴趣的话,我还可以告诉你们杀人动机。老实说,我们做服装设计的同样很注重版权,因为你的设计被别人窃取的话,你不仅拿不到钱,心里也会很不爽。但他终于全都做到了,他里通外合,勾连了其他公司的要人,为了赢得更多的利益,他马上就要跳槽了。但最可恨的是,他事先截获了我的设计图纸,全都从我的电脑里拷贝下来了。不仅如此,他还销毁了我电脑上的原图和我的手绘稿。当我从他口里得知这一切的时候,他还戏谑地说我想起诉他也没用,因为作为原告的证据已经没有了,而且一旦诉讼失败,我的名誉将会收到更严重的损害。随后,他马上就辞职了,他那块u盘现在还被他保管得好好的呢。趁着今天这最后的机会,我才把他杀了。其实你以为我不怕侦探吗?但机会只有今天了!所以还是冒一下险吧!当然,抽烟也许真不是一件好事。看样子我以后应该戒烟了。

    《Sonar和他的侦探社》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207556.html
上一章        Sonar和他的侦探社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