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Sonar和他的侦探社:56.第56集 电竞中心杀人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Sonar和他的侦探社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格斗室,几台仿真机器人披着盔甲,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王新淼介绍说:别看机器人披着盔甲,这些可是最好打的机器人啊! 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还手。高志峰,你试着踹他一脚,狠狠地击打1分钟。这没事,打就是的了。好。胖b准备了一下,一脚踹过去:杀啊! 他狠狠地打,但只是踢蹬着,击打机器人的大腿。1分钟过去了,屏幕显示9874分。太好了! 胖b欢呼。王新淼就说:怎么样?可我现在穿着衬衫西裤,不能做大幅度动作。那就让我光冲拳演示一下吧。说罢,他开始击打起来。这玩意也是有技巧的,如果击打别人的要害,带来的伤害远比硬砸实架要高。王新淼捶了好一会儿,结果出来了:分。胖b吃惊地说:原来9874根本不算高分啊! 道尔妮说:要不我也试试吧。她开始没命地踢打,像一阵永远刮不完的旋风。她一会高高跳起,腾空劈腿倒打一耙,一会玩单飞,跳起来一个横踢踢到机器人头上。一会一个完美的侧踢腿蹬在机器人肚子上,这要是真人的话,估计一时半会就要没命了。结果出来了:分!胖b惊讶地下巴都快掉了:我的天哪!以后可得防着这个母老虎点了!我之前怎么挺过来的啊?

    sonar的象棋又输了!这已经是第4局输了,气死了!他站起来,捶了一下棋盘:又输了!不玩了! 棋盘更有意思,竟然说:是你自己技术不精,输了棋子,为什么要打我?好痛啊! sonar一听也乐了,这个棋盘真有意思!sonar故意调戏机器人说:哪有啊!我只是在爱抚你,亲爱的。棋盘竟然回答:你的真爱让我无法接受。哈哈哈! sonar笑了,瘦b也笑了:这个机器人真会说好话,巧嘴滑舌的,说不定对你写作文有帮助。也是啊。sonar一抬头,见是瘦b,问:等一下。段臻琪,你怎么过来的?我只是听见机器人的声音感到很好奇而已。我刚才也去玩了,讲到竞技的话,除了棋类运动和在线游戏之外,我想一些迷宫一类的也算是吧。这不我刚刚与机器人一起走蜂巢迷宫,我可算是走出来了,但这玩意挺杀人脑细胞的,差点就出不来了。我上次测了智商,将近170分。我这么小就有这个智力,以后再发展的话,难道会突破180?唉!就算这样,我也不是学霸。当然这玩意也不能画等号,成绩不好也不能因此就否定掉一个人。

    sonar说:是啊。我也不是学霸,但我的智商也是170左右。肯定会发展的嘛!就在这时,胖b招呼大家:快过来啊!这里还有机器人足球比赛呢!你们是玩自动的,还是玩人机对战呢?sonar和瘦b跑了过去。胖b解释说:我的意思就是说,如果玩人机的话,你们可以用**控制一个机器人来代表你们参加比赛。如果自动,那你们押宝,下赌注。好比说我认为2号会赢,让机器人们自己去比赛。如果2号赢了,那我就赢了;如果2号输了,那我就输了。游戏规则很简单吧?sonar听完,拿过**。他仔细端详了一番,**奇形怪状的,密密麻麻布满了按钮。怎么玩呢?sonar想了想,说:要不咱们俩一起玩自动的吧!要是我输了,我就请你吃冰淇淋。要是我赢了,你可就要陪着我去逛衣服了!我很喜欢买时尚衣服的! 胖b最讨厌的就是逛街,无论逛男装还是女装(他得陪着女生逛女装!),他都很讨厌。他只喜欢在网上看东西,买的衣服以运动系列的为主,无非就是围绕着他最喜欢的三种运动:篮球、棒球、乒乓球。但是他还是欣然同意:好的,就这样办。我猜是7号。我猜是6号。如果7号的比赛成绩更好,那就算你赢了。怎么样?好!对了,我要吃巧克力味的哦! sonar发晕:比赛还没开始呢!

    比赛终于开始了,胖b比划着拳头:快进球啊,7号!7号!你太慢了! sonar也比划着拳头:6号加油!挡住7号!快点!快点!把7号推下去! 双方都在为自己打气,机器人却也像是心有灵犀似的,6号前去阻拦7号了!太好了!sonar高兴了,拳头挥得更猛了。胖b在一旁咬牙切齿:你这7号怎么这么怂?快上啊!拦住他啊! 7号似乎不听似的,只是一个劲的往6号身上撞。这是在踢球吗?胖b气坏了!要是输了,不仅吃不到冰淇淋,还要逛街!他去拿**了,这一幕恰好被sonar看见了。嗯?你要干啥?sonar质问胖b。没,没什么。胖b嘿嘿笑着,差点被发现了!他只好祈祷:7号,为了我考虑考虑,你也要进球啊。

    与此同时,sonar那边也有了新的战绩。sonar怀着必胜的心情,揶揄胖b:怎么样?还想吃冰淇淋吗?我看你那7号长的一副巧克力色,就像冰淇淋一样。这句丧气的话还真起了效应,7号一脚把球踢偏了!胖b黑了脸:我的天啊!丢人丢**了。6号猛地闯了过去,sonar大叫:好球! 话刚一说完,6号就没影了。人呢?胖b一听这话就乐了,笑着对sonar说:请你往地上看看。sonar一低头,妈呀!机器人掉下来了!原来,6号在接球的时候过猛了,直接冲下了球台。sonar糗了!胖b得意洋洋,跑到sonar旁边,掐着腰,歪着脖子,揶揄sonar:哈哈,你还说我?我看你这6号才像一只皮鞋呢!正好适合你穿的臭皮鞋。sonar无语了,只好待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殷建辉挂掉了电话,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打过去的这通电话。他对大家说:不好意思,我得先去3楼办公室一趟。刘老板委托我整理一些文件,然后拿下来交给他。说罢,他提起皮箱就走进电梯。几个人一同注视着电梯,廖华荣哼了一声:早就知道他会这事那事的。马上又说:哎呀!又口渴了,我去接点水去。说罢,就走进了开水间。从大厅到开水间溪要经过一个走廊,走廊口旁边就是电梯门了。开水间旁边就是厕所了,而且是男女共用厕所。透过开水机上方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厕所的对面就是楼梯间了。廖华荣已经走进去了,电梯上到3楼以后,又下到2楼,吴韬去上厕所了,廖华荣还没有回来。大家就这样等着,电梯从2楼上到3楼,又回到1楼。殷建辉出来了,提着一个有点破旧的档案袋走了出来。这时,传来一阵枪响。乓! 刺耳的枪声伴着浓重的回音,从走廊里传来。发生枪击案了!枪击案应该算是少数,因为中国人能持枪的很少,这把枪是哪里来的?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出人命了!廖华荣被枪弹击穿了头部,窗户打开着,地上的水壶灌满了热水,拧上了盖子。廖华荣面对着饮水机倒了下来,睁着眼睛,停止了呼吸。难道凶手从外面往里射了一枪以后逃跑了?这点还不清楚,总而言之先报警吧。

    昌达尔接到报警电话,匆忙赶来了。验尸工作立即开始,昌达尔宣布:这名死者是电竞中心的员工,叫廖华荣,今年33岁。死因是被子弹击穿头部。从现场来看的话,窗户是打开的。而死者是面向窗户和开水机倒下的,这也许就意味着,有外面经过的人,恰好目击到被害人以后就开枪行凶了。从被害人没有被翻过衣兜的情况看来,这不是偷盗案,何况凶手根本就够不着被害人。如果不是仇杀的话,也许这一切就是恐怖分子所为了。如果真是恐怖分子所为,那麻烦就大了! 窗户外面的刑警从外面勘察了一番后,伸进头来对昌达尔说:蒋警官,我们检查过外面了。外面是一片很小的场地,并没有留下人的痕迹。唯一有可能为破案提供帮助的,就是楼头那个**了。当然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傻到连**都不看,总而言之,还是先调查一下**吧。昌达尔点点头,接着又说:但是被害人一定是在接水的时候被射杀身亡的。有可能有人潜伏在某个地方,在他接水的时候突然袭击,然后又逃跑了。此时有可能存在某个易于藏匿的地方,但会是哪里呢?

    快尾仪突然捡起地上的水壶:警官,你看看这个水壶,是不是灌了太多的水啊?这样很好啊,灌水不就是一次灌满吗?我不是这个意思了! 昌达尔正在迟疑间,sonar走过来说:史俊铮说的没错,警官先生。额?昌达尔一回头,sonar正站在那里,掐着腰。昌达尔见了,有点奇怪:是孔杨祥瑞啊。你难道也经常宠着他?请勿废话。就水壶灌满来看,显然被害人已经接满了水。而且你之前也说过了,凶手突然到被害人面前袭击,这就表明被害人与开水机之间保有一定距离,那就是凶手插身射杀被害人的距离。所以说被害人已经接完水了,有人射杀他以后把他转过身来,伪造成正在接水的模样。你是这个意思吧,史俊铮。快尾仪一惊。

    昌达尔又问了:但是祥瑞啊,也有可能有人把已经接好的水交给他。因为这种水壶很常见,随便找个百货商店就可以买到。呵呵,一个急于杀人的人,还拿着□□,你觉着会干这种拖泥带水的事情吗?更何况还要找机会让被害人在水壶上留下指纹,计算时间成本这样也不值。但是,凶手就这么转过身来以后,就往外逃了?这可不现实吧。我必须要说一件事情。sonar双臂抱起了胸膛,一般开水机和厕所的距离都比较近,凶手完全有机会先射杀被害人,然后跑进厕所。厕所的大门可以插住。这样就构成了简单的密室,凶手可以在人们目光之外自由活动。

    这昌达尔还是有点迟疑,sonar笑笑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关系,厕所里的人如果听到枪声,第一反应就是把厕所门板的门插住,就更不会有人看见凶手了。另外。sonar推开厕所大门,又拉开其中一个门板,厕所完全是通向外面的。凶手进去就可以翻窗户逃走了,或者如果是楼里的人所为,他也完全可以一关了之,因为别人会以为他在一直上厕所。哦,原来是这样啊。昌达尔接着对其他刑警说:那就调查一下都有谁靠近过厕所,顺便调查大楼外面的监控录像。

    结果马上就出来了,根本就没有人在楼后面经过,那就只可能是楼里的人所为了。所有靠近过厕所的人都被召集到警官身边了。昌达尔对这几个人说:看样子人都到齐了,这样一来,就是李伟先生,陈嘉松先生,鲁鑫先生和吴韬先生四人了。你们都去过厕所对吧,那么请问你们去的时候有没有看见死者呢?没有啊,我都不认识死者。李伟说。我也没有啊。鲁鑫说。我倒是有看见廖华荣,他正在那里接水,因为他是我们这里出了名的‘口渴大王’。吴韬如实回答。陈嘉松说:我也看见了。对了,他叫廖华荣吗?我好像在报纸上看见过这个名字。然后我就进去了,听见枪声的时候,我还在里面蹲着呢。最近老是腹泻。对了,有件事情好奇怪。昌达尔一听,觉得可能会出现线索,连忙追问:请问有什么好奇怪的,陈嘉松先生?死者不是在厕所外面被杀害的吗?可是我感觉枪声就在身边,震得我耳朵有点疼。而且枪声的回音特别大,轰隆轰隆的。瘦b一听,心想:这难道预示着枪声是伪造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在枪声响起之前,廖华荣就已经死了。再就是如果回音很重的话他走进厕所,一个一个检查门板。门板上的门锁几乎都是绿色的,但有一个红色的!怎么回事?有人在里边方便吗?他开始试图低下头,从门板下面看厕所里的脚。段臻琪,你流氓啊?一声尖叫传来。瘦b回头一看,是孔雀蓝康琪。正摸不着头脑的工夫,啊!疼疼疼! 只见孔雀蓝扭住了她的耳朵。孔雀蓝虽平时一直宠爱瘦b,但是瘦b犯了错,还是免不了一顿惩罚。孔雀蓝骂道:你这个流氓!跑到男女共用的厕所看什么看?我我瘦b解释不清,可爱的脸马上变成了红苹果。

    胖b幸灾乐祸:哈哈段臻琪,原来你也是个好色之徒啊!小正太。孔雀蓝不屑地说:别幸灾乐祸了,那天是谁被毕研红(班里一个女生)扇了耳光?这胖b也脸红了。局面僵持了,瘦b受不了了,赶紧说:我要上厕所,别吵了! 说罢,走进了红门旁的一个绿门。

    他插住了门 ,窃喜了一阵,马上低下头,目光直勾勾盯着红门厕所。定睛一看,他却傻了眼:厕所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黑盒子。什么黑盒子啊?一个小扩音音箱!上面好像还插了一张sd卡,他恍然大悟:原来枪声是伪造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凶手使用过的□□应该是消声处理的。也许在我们听到枪声响起的时候,被害人已经死了。他出来了,向大家宣布:刚才我看见旁边的厕所地板上有一个黑他还没说完,孔雀蓝就一个耳刮子打在他的脸上:果然没听我的话! 呃,我只是发现了一一些线索而已,更何况旁边的厕所,根本没有人!好不好?瘦b有点抓狂了。他趁这个机会,滔滔不绝地把所有的发现都说出来:我发现的那个黑盒子,很可能是一个扩音机,上面还插了一张外置sd卡。陈先生说枪声在厕所里响起,而且回音很大,我想应该就是扩音器在厕所门板创造的条件下产生很大回音的缘故吧。凶手这样做的目的,我想应该是混淆死亡的时间,被害人早在枪声响起之前就被消了声的□□射杀了。请你们试着打开那个门好吗?

    昌达尔点点头,可这要怎么打开呢?难道凭蛮力拉开?道尔妮突然对胖b说:高志峰,请借你的肩膀用用。胖b倒也明白什么意思,点了点头,俯下了身子。道尔妮顺势踩着胖b猛地一跳,跳进厕所里了。胖b却疼得不轻:哎呦呦,痛死我了。马上厕所的门就被打开了,道尔妮走了出来,拿着扩音器说:看到了没有啊?这就是我在里面发现的‘赃物’。我想门里面的锁把手应该有贴胶带才对,这是凶手从外面锁住门的手法,仅仅需要一根线就行。很显然,能够从门上爬出来的人肯定几乎没有,更何况这是纯塑料板门,万一不承重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她说着说着,便按下了扩音器播放按钮。乓! 枪声回荡在厕所里。

    大家恍然大悟,这么说的话,放置扩音器的应该就是去过厕所,并且对厕所很熟悉的人了。道尔妮说:凶手应该与被害人有些比较近的关系,而且上过厕所。不仅如此,凶手还要对厕所很了解,这样才能方便地行事。综合起来看的话,恐怕吴韬先生,你最符合条件吧! 吴韬脸色一变。殷建辉登时乐了:哈哈,果然就是你吴韬!你早就因为电竞中心年会的企划案与廖华荣闹翻了,因为廖华荣给老板说坏话,故意掐掉你构思几个月的企划案,还扣了你的年终奖金,你总不会不感到生气吧! 你少胡说!即便是这个样子,我也没必要杀了他啊!你怎么想的?我怎么想的?那天老板当着大家训你的场面我们都看见了,你一个大老爷们还哭鼻子,真是可笑啊。对啊!我们都盯着呢! 孙海洋接过殷建辉的话柄。你你们吴韬咬牙切齿。

    等等,你先别急。殷建辉幽幽地说,孙海洋,你也脱不了干系啊!上次老板让你干活却因为廖华荣添麻烦搞砸了,为此赔了点本钱。你不还是苦求老板吃下这笔账吗?不是吗?孙海洋急眼了,回驳殷建辉:你还不是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与廖华荣搞对立,还动辄咒骂廖华荣赶紧死掉更好吗?是啊,但是结果是我们办事效率更高了。殷建辉冷冷地说。

    昌达尔还在止不住地劝架,倒是瘦b有了新思路:吴韬的确是有这样那样的嫌疑,离开我们大家的,应该还有其他人才对。sonar点点头:是啊,我看殷建辉好像挺推卸责任的样子,该不会就是他吧?完全有可能。道尔妮走过来,边走边说:离开事发现场的才是最有嫌疑的。这次一共有5个人,分别是廖华荣、殷建辉、孙海洋、吴韬、王新淼。分析它们的行程来看,一开始都是聚在一起的,但是后来殷建辉去3楼办事了,紧接着廖华荣去开水间接水,当然他也正是在那里被射杀。吴韬又去上厕所了,然后才传来的枪声。至少可以确定的是,吴韬上厕所之前,被害人还活着。就之前陈嘉松三人的口供来看的话,吴韬是最后一个去厕所的,鲁鑫和李伟早就出来了。所以说全程没有人看见凶手行刺。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个漏洞,那就是我们不知道殷建辉的办公时间,他可能早就忙完就下来了。

    可是,我们亲眼看见他走进电梯啊! 快尾仪不解,而且,我们自始至终都是站在电梯门口的,殷建辉肯定下不来。拜托! 道尔妮打断快尾仪的话,非坐电梯不可吗?难道就没有楼梯可走吗?刚才去事发现场的时候,我想大家应该注意到一个细节了,就是楼梯的位置。进了连廊还可以往左拐一小段,墙头往左去就是楼梯了。殷建辉可以跑楼梯下去,事成了再跑上来啊!是吧?道尔妮掰了一下手指,说:这其中唯一一点不太对劲的地方就是时间,首先要保证殷建辉处理一定的事务,然后再跑下去。但是楼梯间与办公间有一段距离,与电梯也有一段距离。这就要解开殷建辉的时间手法了。当然,他也有可能早就把事务处理完了,再上去拿。

    sonar恍然大悟,他开始回想殷建辉离开大家的全过程。首先,殷建辉提起皮箱子就进了电梯,这时候电梯上到3楼,又下到2楼,可能是有3楼的人顺便去2楼,然后电梯停在2楼不动。可殷建辉下来的时候,电梯又上到2楼对了!我明白了!殷建辉就是用这台老旧的奥的斯电梯把我们骗了!他马上对大家说:你们有留意电梯的显示盘吗?殷建辉到了3楼的时候,电梯接着又下到了2楼,然后电梯在2楼停住了;殷建辉下来的时候,电梯也是先从2楼上3楼,在垂直下来。会有人那么碰巧与他一同上下吗?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鬼把戏,为了节省往返时间,殷建辉到了3楼接着关掉电梯门下到2楼,同时也是因为殷建辉对廖华荣的喝水习惯很了解,哪个时间段喝干水哪个时间段接水都是有定数的。然后殷建辉从楼梯跑下去到1楼,廖华荣正准备回去呢,还好殷建辉及时赶到。殷建辉赶紧用□□杀了廖华荣,再把他翻个身,做好那近乎完美的伪装以后,又爬楼梯上去了,只不过这次又去了2楼,然后坐电梯上3楼。电梯到了3楼以后,殷建辉赶紧把门关掉,又返回了1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这段不可告人的时间里,他干了许多事!

    什么?大家很吃惊。瘦b又说:这么来讲的话,那个扩音器是凶手事先准备好的了?反正只要厕所有一间空房子,就可以放进去,并从外面扯线插住门。只要设定在某个时间播放枪声,经过厕所的人就会自动获得嫌疑。只不过这回吴韬赶上了,恰好他与廖华荣的各种鸡毛蒜皮成为了他的杀人动机,所以它会被认为是凶手。

    sonar点点头。

    这就对了! 瘦b醍醐灌顶,接下来该做的事情,应该就是去殷建辉的办公室,去搜集相关证据。很显然,如果之前的推理都是正确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凶手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完成什么老板让他完成的任务,而且刚才那门电话是谁打的也不知道,也许根本就没有老板这一说,更何况他下来以后枪声就响了,老板自始至终没有向他索要,他还拿档案袋干啥啊?道尔妮说:那这样的话,我们就去殷建辉的办公桌去看看,会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三人一同走进电梯,上到了3楼。电梯门打开了,3楼有些复杂的建筑结构弄得大家有些眼花缭乱了。到底哪里是办公间啊?瘦b说。天花板上纯白的灯棍在发光,门上一个个牌子映入眼帘。展览厅1、展览厅2、展览厅3、仓库、设计室、物联中心办公间1到了!sonar说:办公间就两个,这就好找了。我们先进第一个看看吧。如果这里没有,那就到另一个办公间,反正总会有的。二人点点头,一同推门进了房间。

    这真是一个很标准的办公间,洁白的组合电脑桌上整齐地码放着一些白纸黑字的纸质文件,也许还有几株很茂盛的花。巨大的显示器显示着administrator已锁定的画面,看样子这个地方是电竞中心顶级脑力劳动者的智囊团。sonar盯着一张张桌子上的工作手册,一边念叨:嗯这是孙海洋的、廖华荣的、张义钊的、赵才春的殷建辉的! 他说:这应该就是殷建辉的位置了,回想一下他行动的全过程吧,他是去整理什么资料了,我就要看看他会不会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说罢,他拉开了中间那个最大的抽屉,瘦b和道尔妮直勾勾盯着sonar拉开的抽屉,里面有一个大纸袋子,应该是档案袋了。sonar拿出了那个档案袋:我们应该检查一下这个袋子,尽管这样做挺不道德了,但迫于职业需要,还是打开吧。

    sonar一圈一圈打开了紧紧缠绕在圆形纸扣的麻线,其余几人的目光都直勾勾盯着那个档案袋,道尔妮还注意到这个档案袋上印着红色的图案。这是他们电竞中心的标志吗?如果这个样子的话,其它的袋子上也应该有这个标志。道尔妮想到这里,在周边转了转,查看了一下其他的档案袋:嗯,这些档案袋也都有这种红印章,这一定是这个电竞中心统一配发的。此时sonar已经把袋子了的文件抽出了两张,他指着上面的字说:这应该是有关于一个紧急应对方案的,如果我们可以设法获得凶手手中所把持的档案袋,就可以证明他是凶手的。因为他没时间去整理档案,但为了把这场戏演完,只能拿自己备份好的。而原稿和备份的肯定会有差别,这就可以证明备份稿的存在了。嗯,瘦b点点头,我们现在就下去吧。

    sonar把资料原封放了回去,悄悄出去以后带上了门。就在这时,传来一阵女声:你们在干什么?额?sonar一回头,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站在那里,有点不高兴。

    呵呵对不起,我们只是参观一下。sonar陪笑着摸了摸头。道尔妮趁这个机会,赶紧追问:阿姨,请问那个档案袋上面的红印是怎么回事啊?那个啊,是刘老板为了加强团队凝聚力而特别定制的袋子。那个印章是我们单位上次获奖时奖章的复印图,老板偏爱红色,觉着红色喜庆,就把印章弄成红色的了。当然了,其他的档案袋是不允许使用的。瘦b点点头,紧接着又好奇地问:阿姨,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啊?快一年了,去年5月份的事情吧。我还发现档案袋用的不多啊。我们使用档案袋是有数量限制的,刘老板就是这么一个很怪咖的人。哦,谢谢。瘦b微微一笑,与阿姨告别。三人走进电梯,电梯下到1楼了。瘦b率先走了出来:殷叔叔,请问你是不是最近在弄一个紧急方案啊?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我听一个阿姨说的啦。哦。殷建辉眉头一紧:唉!她可真八婆。什么?没,没什么。哦,请问我可以看一下你的资料吗?殷建辉绝对想不到这个可爱的小正太会揭了自己的底,心想他也看不懂什么,就顺手给了他档案袋:你看吧,但是别给我弄乱了。

    瘦b心里一阵狂喜!他刚一接过档案袋,就觉着纸张是那么的老旧、粗糙。再一看时间:2013年11月,这是老档案袋!真相大白了!他也不再打开,而是原封返还了殷建辉。怎么了,段臻琪?没怎么啦。就是太艰涩难懂了,我还小,怎么能看懂?呵呵,等你大了就看懂啦! 殷建辉笑着拿起了袋子。殷建辉笑了,瘦b也笑了:你等着束手就擒吧!

    此时,sonar和道尔妮被告知了瘦b的发现,道尔妮听完,健步走向厕所。还在厕所勘察的昌达尔问:你要上厕所吗?没有啦! 道尔妮嘿嘿一笑,我已经知道凶手和他使用的手法了。真的吗?昌达尔吃惊了,我们还不知道凶手是怎么杀的人,又是逃到哪里去了,你们倒好,都解决了。嘿嘿,这都是小菜一碟啦!对了,请大家先去大厅集合吧,我当众抓出这名凶手。昌达尔听见了,赶紧与诸位刑警集合了。大厅里,殷建辉还双手抱着档案袋,道尔妮指着殷建辉,微笑着:别掩饰了,殷建辉先生!我们大家都知道了,凶手就是你! 什么?殷建辉脸色骤然一变,如同遭受晴天霹雳一般。他们怎么知道了这一切的?但此时只能与这群侦探们赌一把了,于是他说:你们倒是很有意思,但请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道尔妮开始了她的推理:首先,通过刚才对扩音器的发现来看,我们已经知道,枪声是伪造出来的东西,所以说被害人老早就死了,就从那个厕所内侧门把手上的胶带痕迹来看,凶手完全是趁着很早还没有人上厕所的时候,悄悄把门关掉,让人进不去这个房间。这样等到一定的时间,他再悄悄把人射杀掉就行了。从设计出这套手法的角度来看,凶手一定是对这个大楼很熟悉的人,而你恰好就符合这一点。殷建辉听完,觉着这些话太小儿科了,于是就笑了: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子就完了吗?你们几个当侦探的,未免也太肤浅了吧?吴韬那家伙不更有可能干这件事情吗?

    道尔妮才不会示弱呢,她回嘴道:哈哈哈,你才肤浅呢!你听我说完了没有啊?啊?废话少说,还是先讲一下你的手法吧。首先,正如你所说,能够对大楼熟知并且可以以此设计手法的人只有你们今天这些人,离开过场地的也只有你和吴韬先生,所以你们有嫌疑。但是吴韬他什么也没带,也没有什么兜,自始至终站在大家面前,他该把枪放在哪里呢?难不成与扩音器一起丢进厕所里?怎么可能?众所周知法律是禁止持枪的,所以你只好把枪藏匿起来,而你一直拿着的黑色皮箱子,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吧?对,你被所谓的老板叫去整理资料了,这是你插空的最好时机。由于我们都盯着电梯门,所以说你进了电梯以后,没有直接上3楼。而是上到3楼以后赶紧把门关掉,再下到2楼,这样就会有人以为3楼的某个人在你上来的同时搭乘电梯下去,而你已经去办公室忙活了。这殷建辉轻轻吭了一声。

    但事实上不然,你根本就没有去整理你的什么应急资料,而是飞速跑到楼梯间下到1楼。就楼梯间的地理位置来看,你想赶紧跑掉不被人发现还是很有可能的。你下来以后,正好赶上廖华荣刚接完水。你与他在一起工作了那么多年,肯定对这个‘口渴大王’的习惯了如指掌。此时你立马堵住他,并迅速用消声□□把其杀害。为了让人以为窗户外面有人进行恐怖袭击,你就把廖华荣转过身子,让他面向开水机,恰好上面有一扇窗户。此时附近根本就没有人,你趁这个机会,赶紧又逃回去了。你又跑到2楼,坐电梯上3楼,再坐电梯下来。你一出来,枪声就响了,此时谁还会认为是你杀的他呢?你就是这样巧妙地掩盖了别人的耳目。没错吧?

    哈哈哈! 殷建辉又是一阵长笑,有错吗?当然有错了!你怎么能说我没有整理应急资料?你们应该了解刘老板的火爆脾气,他非得撸出我的油来! 所以你就力争不让他撸出你的油来嘛。瘦b笑了笑,你早就整理好码放在你的办公桌上了,我们去过你的办公室了,里面的显示屏好大哦!对,每个人都要把工作手册整齐摆在桌子上以便于检查的,这就好像微机室的上机记录单一样,对着名字就可以找到你的位子。什么?谁让你去我的办公室的?殷建辉有点愕然了。孔杨哥哥让我去的嘛,这是我们的职业病啦。瘦b仍然微笑着,满口俏皮话:你的位子上正好放着一个崭新的档案袋,还给扎上封口了呢。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的职业病又犯了。我们打开一看,里面恰好就是那个应急方案啊!这可真巧。

    怎么办?怎么办?这几个人马上就把自己掀个底朝天了。赶紧搪塞吧!殷建辉灵机一动,说:请问亲爱的侦探先生,那个档案袋上有写名字吗?瘦b顿了顿,满怀信心地回答说:没有。哈哈哈哈! 殷建辉又笑了,那就一定是我的吗?连名字都不写,难不成有人不小心喝高了酒把他的东西放在我桌子上了吗?说罢,他指了指孙海洋:就是那个孙海洋啊!他昨天应酬还多喝了几盅五粮液,开车回来亏了没被查到啊!我看这事就过去吧。孙海洋脸色一沉,关你屁事!凭什么揭人短?殷建辉仍旧得意洋洋:怎么样?这是我们公司公认的酒鬼,和廖华荣一样奇葩。要不我介绍给你认识认识?滚! 孙海洋很生气。

    还介绍呢?人家都生气了!不看头势。sonar也开始了他的俏皮话,也许这真的是孙先生发昏,但这不意味着你就没有责任了。请你拿出你的档案袋好吗?这殷建辉慌了手脚。

    对!你一定不敢拿的,因为档案袋暴露了所有真相!都说许愿要还愿,我回头还得感谢一下那个所谓的‘八婆子’呢!因为你们公司现在的档案袋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上边都印刷着一个红色的标志!这是老板为了纪念并强化团队精神所创造的方案,同样的也就成为了全新的、必须使用的东西。而且你们老板还很限制人家使用他的档案袋,所以每人限领一份。多了怎么办?不给!所以你只好又弄了一个旧档案袋来盛放源文件的复印品。那张纸很老旧,上面还印着什么2013年11月,这样的纸袋你敢用吗?你不怕老板撸出你的油吗?所以说这是复制品,你原本没有必要复制的。你知道其他人没时间也不会刻意注意你的档案袋,唯一需要提防的,就是我们这群侦探。因为我们对这里一无所知!可是,你所憎恨的八婆把这些事情告诉我们,案子其实有一部分是八婆破的!当然了,那个档案袋与□□一起放进你的皮箱子了,□□肯定扔了,档案袋留着骗人,你的皮箱子还真是好用啊!请问殷建辉先生,贵公司还有多余的皮箱子吗?请你告诉我。

    《Sonar和他的侦探社》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207556.html
上一章        Sonar和他的侦探社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