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寻妖记:19.第 19 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寻妖记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一日是天界百年一会的聚神,其实就是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上古神兽后人聚在一块儿玩玩。

    既然是玩就要玩的尽兴,所以每到这日三方帝神都会带上最好的舞,最好的酒与歌,只求玩的痛痛快快。

    帝君早早的就起了床穿暗色赤金的衣,取一把黑底金字的扇,头上单单插一支白玉的骨簪,这一身穿的本就不羁的帝君衬的更为潇洒,连同墨色的眼异常的亮。

    顾小夭躺在床上闭着眼想多睡一会儿,却被帝君一把抱起放在地上,手不听使唤的撩了僚衣裳,又摸了一把腰,才取出一身白衣青边的衣裳给他换上,这衣服华丽的很,里三层外三层,一施法就掀起层层细白纱,帝君看过一次,就喜欢的不得了,总爱让小夭穿这身。

    顾小夭还是闭着眼,想晚睁一会儿便是一会儿,问道:今日有什么要紧事?

    宴会罢了。

    帝君抬头轻了下他嘴角,又低头给整理衣裳,小夭的眼睛这才睁开,眼底幽深看着低着头的人轻声道:再亲一下。

    帝君不敢相信的站直了身来,碰碰他额头又碰碰自己的额头嘟囔道:我着凉了不成?

    说是这么说,可帝君还是不负众望的抱着人啃了下去,管他的呢!亲完再说。

    顺着微微张启的唇将舌伸了进去,找到另一条舌勾着它抵死纠缠,将人吻的腰间发软时又退出来沿着嘴角的银丝一点点舔到了颈脖处,轻轻用牙齿咬了咬,再吻出一个玫红色的痕迹,还是觉得不够,手不知觉探进了衣中,手指撩火一般摩擦着细腻的皮肤。

    啊顾小夭推了推他,一张嘴却泄露出一声呻|吟,刺激的帝君的手往上走了走,一用力俩人双双倒在床上。

    帝君小夭眼神毫无焦距的睁着,大口的喘气,用力咬了咬嘴唇才清醒了些,寻着帝君的唇狠狠咬了一口,咬出了血。

    帝君倒吸一口凉气蹲在地上捂着嘴委屈的看着躺在床上还没缓过来的顾小夭。

    衣裳半敞,泄露一片大好春|光,嘴唇被吻的血红,白玉似的脖子上点点红斑。

    帝君捂嘴的手改成了捂鼻,冷静了好一会儿将人拉起来重新整衣裳还不忘可怜兮兮的诉苦:怎么自己说的话还不负责呢

    小夭哭笑不得,只能回敬似的吻了下他眼睛:来日方长啊。

    说的也是。帝君立马眉开眼笑。

    天界邀仙台上人来的差不多了,帝君俩人还算去的晚的,东阳仙君一看俩人终于来了逃也似的从天帝身边跑过来和他们坐一起。

    一杯酒下肚,才怨怨道:你们来的也太晚了些,留我一人和这些帝神无话的很!

    帝君一把扇子摇啊摇,镀金的字体晃花了眼: 我这不是来了吗,东东你近日都不怎么找我玩了。

    我哪好意思啊。东阳仙君斜眼看着俩人,酸楚道,我怕我要一去比太上老君的火炉还亮呢。

    帝君大笑不止,连连喝了三杯酒赔罪。

    三人兴致勃勃的看着台中间穿的精致的仙女表演,不过好看是好看,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终究比不过凡间的舞女一颦一笑来的勾魂。

    你跳一定好看百倍。帝君扭头看着小夭,尤其是在我后院里,白雪红梅,肯定倾国倾城。

    是吗?小夭支着下巴想了想,笑道,那今晚试试吧?

    帝君总觉得今日的小夭有些不同往日,可要说哪儿不同又说不上来。

    一撇眼对上墨帝的眼睛,帝君下意识把快要爬矮桌上的身子摆的端端正正,可墨帝也奇怪的很,竟没有说他一句。

    不对,实在是太不对了,再看向天帝,天帝端着酒杯错开了视线。

    东东。帝君板着东阳仙君的脑袋定定看着他,你们瞒着了我什么?

    什么?东阳仙君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有什么好瞒着帝君的?

    哈哈!白虎后人大笑道,之前就觉得三帝君性子生的潇洒,过了百年,今日一看不改往日呢。

    帝君放开东阳仙君一叶一叶合起扇子笑了笑:习惯了,一时也改不了。

    不妨不妨。那人摆摆手,要我说,我就是羡慕帝君这性子,活的有趣,可看帝君倒一分不像天界之人呢,倒像是个凡间的公子哥。

    帝君皱皱眉:本帝也这么觉得。

    帝君一直不敢与小夭讲那姻缘谱上他名字旁边的另一字是寻而不是夭,他怕这人一气就回了佛界,那他不得哭死在北天门。

    《寻妖记》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215579.html
上一章        寻妖记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