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洪荒妖血在玄黄:第六十九章 连过两关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洪荒妖血在玄黄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弃将瓷**重新收入储物戒指中,手中反而多了一把通体金红的宝剑,不是别的正是三气归阳剑,这把剑萧弃以初阳紫气、纯阳之气孕养了三年有余,威力大增。

    只见萧弃神色淡然,持剑在左手掌上一划,滋的一声有如金越交击,手掌却无恙乃至连皮都没破,萧弃登时面色怔怔,目瞪口呆间有些傻眼了,脱口道:哎哟我去!不漏金身这么叼吗?

    随后,萧弃收敛面上的神情,调动阴神中的火精灵之气,三气归阳剑随之光芒大放,锋芒凌厉之气顿显,萧弃面色一狠,全力朝着手掌又是一割。

    滴答、滴答

    手掌上一道细细的伤口处,一滴滴如贡浆的银色血液滴在石莲莲花槽之中,血液渐渐浸染在莲花之上,仿佛是融入在水中慢慢扩散,奇怪的是所呈现的不是银色,而是如血一般殷红,恰时一抹奇特妖异的血色光华于石莲上如烟雾般升腾而起,并愈来愈盛,一盏茶的功夫整朵石莲鲜红如注,看上去极为妖邪诡异。

    与此同时,石台四角的四尊妖兽石雕光芒璀璨,仿佛活了一般,四声兽吼同时响起,眼中各激射出两道光束,在石莲之上相交,一道光幕陡然闪现,渐渐显出金色的字体。

    其日:血脉未知,分属等级顶级,关卡评级极优,如能踏过意质阶梯,可于第三层任意挑选三件天材异宝。

    塔内突然摇晃起来,就在萧弃心弦紧绷不知所措之际,脚下的阵纹忽地泛起涟漪,一条条禁纹交相互应,一道巨大的光柱将萧笼罩其中。

    眨眼间斗转挪移,萧弃便降临到一处昏暗的空间,不及他细细琢磨现在所处的状况如何,便见梦幻般的五彩光辉朦胧地照亮此方空间,萧弃举目望去,映入眼帘的却是层次分明的阶梯,每隔八十一道石阶便有一重平台悬浮其中,平台处有一座金钟竖立在那里。

    意质阶梯?萧弃目露惊异,不由一字一顿地低语道。

    收回视线,发觉阶梯前立有两尊妖兽石雕,气息磅礴、霸道无匹,充满了震人心脾的威严。

    霎时,萧弃仿佛看到了两只睥睨狂傲的凶兽向自已咆哮奔来,被其威势所慑,萧弃屏住了呼吸,一身气势骤然攀升,面色淡漠地走上前去,无视两座石雕散发出的巍然气息。

    萧弃抬起左脚,一步踩上第一层石阶。

    一道奇异的波动出现了,萧弃顿觉全身笼罩在重压的环境之下,就如背上了一座巨石一般,更准确来说,仿佛至深于千米的海水中,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并且萧弃发现连阴神之力也动用不了,火精灵之气变得极其凝滞,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压制在萧弃的阴神、肉身之上。

    原来如此!单凭肉身,人类一般不可能通过此关!不过休想难住我萧弃!萧弃那如星的眸子微微流转,闪烁着莫明的光彩。

    这股压迫虽然大,但不足以影响萧弃,随即另一只脚也跨了上去,很快的,一股更强的压迫之力如期而至,灵魂似受到一次重击。

    但萧弃一步步地向上踏去,步伐坚实有力,不知不觉间便踏过了八十一道石阶,踏上了第一重平台处,看着眼前古朴无华的金钟,萧弃知道只需自己敲响此金钟就可过关,不过抬头望去,前面如山岳般的两重阶梯,萧弃毅然踏上了第二重意质阶梯,登时一股庞然重压降临其身,比之第一重不可同日而语,其重压竞以几何倍数增加,萧弃一个趔趄,好在反应及时,不然非摔下去不可。

    之后的道路,使萧弃感受到了较为沉重的负担,连呼吸也慢慢的急促起来,到了三十几道石阶时,其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垂落,滴滴扑打在阶梯之上。

    还不够!这远不是我的极限!来吧!萧弃心中不断地呐喊着。

    不知哪里来的力量,萧弃反而加快了攀登的速度,第二重阶梯的尾声,那股从四面八方的压制已经到了非常惊人的程度。

    萧弃呼呼地喘着粗气,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襟,面色易是极为苍白。

    七十九层、八十层、八十一层。

    在踏上第二重悬浮平台的瞬间,萧弃一下子瘫倒在地,失去了任何力气,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不知何时,萧弃慢慢地抬起了头,仰望最后一重阶梯,眉头一蹙,目光中流露出一抹不甘之色,一时间万千思绪缠于心头。

    我身怀大日金乌的无上血脉,连这小小的意质阶梯都迈不过去,又如何攀登强者的颠峰!

    想到此处,萧弃的眼中神光湛湛,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一身气吞寰宇的气势悄然苏醒,变得愈加雄浑。

    萧弃缓缓起身,卓然而立,一股渊渟岳峙的气质陡然流露于外。

    终究,萧弃还是缓步踏上了第三重阶梯,只一步,身上仿佛背负了一座山岳,这种重压太恐怖了,以他今时今日的肉身强度也觉得疼痛异常,浑身涨红不由得有些许抽搐。

    萧弃紧咬牙关迈出第二步,霎时额头上的青筋暴了出来,面色酱紫。

    咔咔咔全身的骨骼肌肉也在这无穷的重压下发出一阵阵低鸣。

    萧弃面色狰狞,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仍然向上攀登,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每走一步都是一种千刀万刮般的折磨。

    汗水已然流尽,萧弃的肉身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着,渐渐变得骨瘦如柴,形如厉鬼,可见萧弃以怎样的毅力,竟能逼迫出肉身深处潜藏的这股力量!但潜能损耗到油尽灯枯之际,也正是他丧命之时!

    萧弃身上的衣物早已在那无形的重力下磨损殆尽,这一声撕裂声,是萧弃背肩处的皮肉因承受不住巨压直接裂开了。

    萧弃闷啍一声,当滚滚排山倒海般的磅礴重压侵入到伤口中时,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瞬间覆盖了萧弃的所有神经,原本布满血丝的眸子,坚毅之色霎时褪去,眼眸中渐渐变得殷红,是那种如滴血般的腥红,妖异而艳丽!很快,一抹疯狂之色在绽放,它的光彩能让真正的魔鬼胆寒怯懦。

    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在喉咙中犹若闷雷,脚步一抬一落间,道道可怖的伤口于躯体上破裂,银白如贡浆的鲜血,如注地流淌在阶梯,形成一道鲜明的血流。

    《洪荒妖血在玄黄》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7674.html
上一章        洪荒妖血在玄黄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