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卡冈图雅的复仇者:NO.95 遗迹远征军·全面瓦解 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卡冈图雅的复仇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等,那你以后打断怎么办啊?就这样一个人过一辈子么?这时铜谷浪人抹了抹嘴角的血从坑底坐了起来,他严肃的看着明月之下八板真名秀美纤细的背影问。

    我么?这么说吧!如果有第二个冯岳廷存在,我想我应该会是个好妻子!八板真名呢喃着说着收起了赫子,此时泪光已经已经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了好久,说完八板真名也没有多做犹豫,而是迅速的消失在了月光与寒风之中。

    情况稳定,可算还行,这一路安安稳稳的过来了,孩子不容易啊!黑暗的车厢里八坂真名抿着嘴唇摸了摸冒着微微蓝光的休眠舱,舱室里的那个少年喘着平和的气息静静地就这么躺着,表情安详,数十根插入他嘴部的输液管也安静不动,只见他身上龙首人身的图腾依旧这么闪烁着,光芒的衬托下密密麻麻的血丝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红发黑,少年的身体整个除了头以外其他部位已经濒临迂腐。

    奇兹纳印记,真是要命的,看看以前得了这种印记的要么就是仇化,要么就当场击毙了,想不到都二纪元了这种东西居然还存在!铜谷浪人摸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休眠舱里的少年说。

    这种玩意可以附在任何一件物品上,只要是生命体接触到印记就会在短时间内附身到接触者身上,然后过一段时间毫无预兆的瞬间病发就是这样八板真名指了指休眠室里少年身上还在一闪一闪的印记用着极其官方的语言科普道。

    八板理论学的还真是好,我学的都快忘光了,说起奇兹纳刻印某人好像就是因为这个被驱逐出境滴。铜谷浪人琢磨了一会比划着又说。

    这种东西哪里说的准啊!你说起这个我又想起他来了可恶,到现在为止我居然还是忘不掉他,不是都约好了不准再提他了么!烦死了啊!八板真名突然说着一圈打在自己脑袋上,然后龇牙咧嘴的抱头嘶吼道。

    冯岳廷么?当年驱逐出境的原因就是保护大量得了奇兹纳印记的人民,罪名被做了个实,据说是反叛罪,当场执行。铜谷浪人认真的继续说,但谁知八板真名陡然一颤红黑色的尾赫子刷的一下扬起对准了铜谷浪人那张面瘫的脸。

    我我不允许你那么说他,我警告你,不然我连你一起打!八板真名勃然大怒瞪大了她那血红色的瞳孔吼道,显然在这嘶吼之中可能又有一段故事。一段不为人知的陈旧往事。

    吼,凭什么不可以,罪名坐实,全城的人都看见了,你到现在还不承认,又鸟已经放下了,为什么唯独你八板真名却放不下他呢?铜谷浪人恶狠狠的说着从背后拿出一把黑色大剑轻轻的拨开了八板真名指向他的赫子。

    我不知道!好了,不和你吵了,行不行?别再提他了!八板真名带着忧伤的眼神从铜谷浪人身上缓缓挪开,伸出去的赫子也慢慢的收了回去。

    我就纳闷了,为什么,蔡清雪,你,还有又鸟都这么偏袒冯岳廷?他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罪人,他到底还有什么值得你们去同情的呢?铜谷浪人闪身将通向车厢门口的道路一把挡住,一种嫉妒强硬的口气一下子以质问的方式发出

    不是偏袒,是喜欢呐抱歉,看你这样子好像是嫉妒嘛?!八板真名突然如同川剧变脸一般瞬间把脸拉的及其阴险然后往铜谷浪人的脸上凑过去,那近在咫尺的距离让铜谷浪人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八板真名不断发出的柔和喘息。

    八板真名你简直不可理喻,他什么都给不了你,况且他现在已经驱逐出境,基本都可以判定死亡了!你为什么不考虑考虑考虑考虑我呢?铜谷和人激动的说着但在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却突然剧烈的结巴起来,脸上的红晕和热度也随之泛了起来。

    吼,你这算是表白么?好,可以那我今天就告诉你八板真名见状撩了撩一头乌黑的长发顺势挺挺隆起的胸膛用一种戏虐的方式开口了。

    你自己心里最好有点&b数,你和他具体差多少,你又和印差多少,就拿印的傀儡来说吧冯岳廷可以在几分钟之内撕裂他的全息傀儡防线,你要用多少时间?八板真名眨眨眼咬着手指问。

    我铜谷和人结巴了。

    回答不上来?好,那么我们简单粗暴一点如何?以往禁卫军联谊会上你我应该没有抽到过对决吧?八板真名笑问。

    没铜谷浪人缓过神来回答道。

    好,那我就让你知道,你铜谷浪人说的狠一点吧!你配不上我!!!八板真名突然瞳孔中血光一闪,背后的赫子瞬间翻涌而出,铜谷浪人见状立刻拔出双剑,黑白两把巨剑光弧一闪,八板真名侧拉数十根红黑色的赫子瞬间一个横扫将铜谷浪人连带着车厢的钢板门一块掀飞,强大的气浪瞬间从车厢里弥漫开来。

    这!就是为什么!八板真名一脚踏在车厢的铁栏杆上,远处的冰甲地上铜谷和人缓缓地将剑插入冰甲地站了起来,只见他咬着牙摆出姿势,雪月之下两把大剑瞬间在正反翻面一晃眼的功夫里变的巨大无比,庞大的剑刃简直要遮蔽夜空,刀刃中间眼花缭乱的沉重铁锁缠在铜谷和人健硕且裸露的上半身上,锐利的气旋在顷刻间旋地而起。地面大片的冰甲一下子被刮花了不少。

    大家都在睡觉,去远一点的地方我觉得比较好。八板真名一把脱下厚实的加棉外套,一身清爽的休闲装在寂静的冰原上显得格格不入,倒是脚上的一只丝袜和一只短袜的阴阳袜倒是有点清新脱俗。

    西内!百鬼烦恼风!铜谷和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两条腿瞬间在广袤的冰甲上卯足了权力往前一蹬,强劲的爆发力一下子将原本坚硬的冰甲震了个粉碎,黑色的庞大剑片卷起一震狂风在冰原之上横扫而过,八板真名拉起几十根赫子插入地面,一只覆满了甲赫的手先是后拉然后在刹那之间猛的拍在飞驰而来的刀片之上,磅礴的蛮力在黑夜和寒冷之中激烈碰撞,强大的力量余波迅速的扩散开去把冰原上光滑的冰甲刮掉了几乎厚厚的一层。

    不过如此!八板真名狂奔在一望无际的冰原之上,四周巨大的尾赫众星拱月般翻涌在冰冷的夜空之中,铜谷浪人的黑白双剑一次一次剧烈的砸在茫茫冰原之上,庞大的剑锋每一次剁地都会震起如雨点般密密麻麻的细碎冰渣,八板真名就这样极速穿行在这狂暴且剧烈的剑锋之间,如海潮般一波一波的强劲攻势简直要撕裂大地,触及苍穹。

    捞的不行啊!浪人!八板真名突然停住了脚步,她喃喃的说着单手撑地,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只见那几十根赫子一下子没入地面,然后以四面八方的攻式再一次高高的破冰而起,铜谷浪人马步一拉,巨剑回收往背上一扛,在他四周那赫子如同破土而出的数十条盘龙般围绕着他嵩入高空,随着剧烈的狂风再一次袭来,数十根赫子扭成一根粗壮的麻花从高空中重锤而下,铜谷浪人转身将剑刃朝头顶一放,只听轰的一声尖锐的啸音,赫子卷着无上的强烈气流在一瞬间撞击在宽阔的剑面上,磅礴的蛮力瞬间将铜谷浪人脚下的冰原压的粉碎崩裂。

    鬼刀一开哼,回首掏!铜谷浪人随即黑色剑刃左右一翻,谁知当剑刃在翻回来的时候铜谷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八板真名察觉不妙赶忙回头,此时铜谷浪人双手持着剩下的一把白色巨剑瞬移到了八板真名的背后,剑光伴随着皎洁的月色斩出一道规模巨大的字型剑气,八板真名连忙将背后的羽赫收拢,强烈的剑气一下子在冰面上引起一连串的剧烈震爆,八板真名防御不及羽赫瞬间被削断,整个人也被那剑气掀出几百米之远重重的摔在冰面上。

    怎么讲,八板?铜谷浪人默默的提起巨剑问道。

    飘了哦!哥们,我虽然不会什么魔法,但是我对魔法略知一二!八板真名陡然起身,尾赫瞬间高高的扬起,从左到右整整齐齐的十八根,巨大粗壮的尾赫摇晃在高空中,随着八板真名话音刚落,尾赫的尖端瞬间纷纷打开红色的蓄能法阵,赤色的魔术能量炮越聚越大,大量的红色魔术亮光把整片冰原照的红彤彤的,铜谷浪人见状惊讶的长大了嘴连忙快速移动想要去捡刚才遗落在远处的黑色巨剑。

    血色光芒在闪烁,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插翅难逃!!!八板真名大吼着,霎那间数十道强大的魔术光炮在夜色苍穹间奇射而出,炙热滚烫且要泯灭万物的光炮缭乱着扫射着冰原,铜谷浪人蹦跑在密密麻麻千刀缭乱的光炮之间,就在要接触到黑色巨剑的一瞬间,剧烈的爆炸还是在他脚下炸起。

    我说过了,差多少你自己心里得有点数知道不?八板真名三两步跳到冒着剧烈浓烟的大坑旁喃喃的说,坑底是混身乌黑还伴有丝丝血迹的铜谷浪人,他没有回答八板真名就这么默默的盯着夜空看,两把巨剑也恢复了原来的大散落在他的左手边,看着样子应该是被打自闭了。

    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八板真名并没有在乎铜谷和人身上的伤只是面无表情着冷冷的叹出一句话,在她的四周本身平滑的冰原在经历了这样一场惊天动地的劫难后早已变的坑坑洼洼,变的像用寒冰锻成的地狱一般恐怖。

    《卡冈图雅的复仇者》各类小说的巅峰之作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purpz.com/htmls/92744.html
上一章        卡冈图雅的复仇者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